【原创】名牧被控性骚扰缺席领袖峰会,新媒体教会兴起回应时代挑战

原创  2018-08-10 安平 投稿

第23届全球领导力峰会召开前12小时,柳溪另一位主要带领牧师宣布辞职,长老团也将于年底集体辞职。教会承认早前在对海波斯牧师被控性骚扰的调查中,基于对海波斯牧师的过度信任,影响了判断,以致调查太过匆忙,草率结论;也因此丧失了公众的信任,恢复尚需时日,当务之急乃是朝更好的方向重新开始,并相信上帝仍然在建造他的教会(注1)。


具新鲜活力的生命教会Life.Church


8月9日,峰会如期开幕,我也在密歇根的一个分会场参加 。大会组织者柳溪协会主席Tom De Vries在会前宣布:海波斯牧师将不会再出席。(There is no path for him to return ,注2) 很遗憾,我所期待的一幕也就不会发生:海波斯到场,承认自己当承认的错,悔改道歉,从而见证领导力的本质:直面人的软弱和残破。当然,现在或许大家都没有预备好,新的调查也即将开始,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未来会吗?这件事考验的不仅仅是海波斯一个人的领导力。


而本次大会的第一位讲员,替代海波斯牧师以往角色的是生命教会Life.Church创办人和主任牧师克雷格·葛士卓Craig Groeschel(注3)。他本身也是一位领导力方面的专家,2016年他开始有关领导力方面的系列讲座播客。他认为领导力本身是一个边走边学的过程,人们无需学会了十八般武艺之后才能成为优秀的领袖,而他则致力于帮助人们挖掘发挥自身的领袖潜能。


去年五月,我参观了柳溪教会之后,八月又同40几位北美华人牧者同工一起参观了Life.Church。当时我有一个强烈的感受,柳溪教会发展诚然相当完善,领导力峰会也已成为品牌,“社区教会”和“领导力”作为其特色,更是超越时代,仍有持续发展的空间和必要。但相形之下,生命教会呈现出巨大的新鲜活力和旺盛的成长态势。要重要的是,生命教会面对的更是当下这个时代以及未来的挑战,其运作模式更适应身处第四次工业革命——即新媒体时代的教会。


参观完生命教会之后,我们组织编写并出版《Being Church Being Media:新媒体教会案例学习》一书,与众教会共享,希望也能推动华人教会新媒体事工的发展。现特地重新整编其中精华,与大家分享。如想索取本书更深入了解,我们也很乐意和大家分享,索取办法参文末信息。


chi-willow-creek-ct0077680524-20180809.jpg


领袖应避免名气的聚光灯


葛士卓牧师在他正式分享之前,自然也不可回避地表达关于海波斯牧师被指控一事的看法。震惊痛心难过并对受害者深表怜恤和歉意之外,他有几句话也非常动人有力。


“我们可以找很多借口,也可以努力改变。但却不要妄想二者兼得。”(We can make excuses, we can make differences,  but we can't do both. )


“作为一个领袖,你或许可能因受人尊敬而变得有名。但你如果只想变得出名,你却永远得不到人们的尊敬。"(As a leader,  you may be popular if you're respected.  By you'll never be respected if you are only trying to be popular. )


当然,知易行难。王阳明如此,海波斯、柳溪教会如此,葛士卓、生命教会如此,你我亦如此。荷兰作家卢云在其《负伤的治疗者》一书中说到,“牧职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它不允许人活在此生不朽和此生圆满的幻象当中,它必须不断提醒众人:他们是残缺的,是有限的,同时也告诉他们,一旦认清这种处境,拯救就随之而来。”


惟愿我们都能勇敢面对我们的软弱和残破,因为这就是人的本相。无关学识经验,无关年龄地位,甚至无关信仰和属灵生命成熟与否。跌倒在终点比中间更令人痛心,五十步也无需笑百步,成圣乃是一生的功课。我们的盼望从来不在人身上,不在我们自己身上,当然也不在领袖身上。神借领袖的跌倒提醒我们,是我们把领袖当成了偶像,所以我们也在他们的跌倒上有份!神借领袖的跌倒也提醒我们,我们就是在跌跌撞撞中成长,在失败中回转,在软弱中前行。或许在世上“there is no path for him to return,”(没有路可以回头);但在基督里,回转才是唯一出路。(以上为安平牧师撰稿


Craig Groeschel牧师简介


生命教会主任牧师克雷格·葛士卓(Craig Groeschel)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南部长大,就读于阿德莫尔高中。高中毕业后,他凭借着网球奖学金进入俄克拉荷马城大学,成为Lambda Chi Alpha兄弟会的成员,并获得市场营销学士学位。此后不久,他遇到了他的妻子艾米,两人于1991年结婚。同年,葛士卓作为联合卫理公会的副主任牧师开始了事工。他于隶属于Christian Church(Disciples of Christ)的菲利普斯神学院就读,并获得神学硕士学位。在1995年的俄克拉荷马城爆炸事件发生时,他是俄克拉荷马城第一联合卫理公会教会的副主任牧师。

 

1996年,葛士卓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在一个双车位的车库中创建了生命之约教会(Life Covenant Church,是Life.Church的前身)。他后来告诉《商业周刊》,他是通过对非信徒的市场调查开始的,并根据他所学的内容设计了他的教会。葛士卓非传统的风格取得了成功,生命之约教会的会众数量迅速增长,截至2016年9月,最终成长为美国最大的新教教堂,拥有25个Life.Church校园团契。当他的第四个孩子于2001年出生时,葛士卓无法参加主日崇拜,他开始使用视频来传播他的一些讲道信息,他发现这些视频在会众中很受欢迎。2006年,他建立了一个名为“我的秘密”(Mysecret.tv)的网站,作为人们在互联网上匿名认罪的地方。葛士卓也从2007年复活节主日开始在“第二人生”网络虚拟世界(Second Life virtual life)中开始分享他的讲道。

 

Life.Church在2007年和2008年被《外展杂志》(Outreach)评为美国最具创新力的教会。Life.Church的创新包括其免费资源库,内含布道、文献翻译、视频、艺术作品等,以及其电脑达人团队开发的免费软件,如ChurchOnlinePlatform.com和YouVersion the Bible应用程序,到2015年12月为止下载超过2亿次。

 

据Newsmax网站报道,Life.Church在2015年被列入美国50大教会排行榜,每周约有10万人参加聚会。


那么,Life.Church这间传奇教会,他们是如何善用新媒体牧养教会呢?他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呢?


Life.Church:走在网络事工前沿


Life.Church,总部位于美国一偏远城市(Edmond City, Oklahoma),在1996年开始于一个仅能容纳两辆车的车库,彼时只有40个会众。经过20年的发展,如今在全美8个州有28个聚会点,有近6万的线下会众——之所以用“线下”,是因为他们还有自己的线上聚会(life.church/online),每周共有79场线上聚会,已经有10万人通过线上聚会信主。


走在网络事工前线的他们还建立了Open Network网络平台,里面有他们教会所积累的各类教牧资源,免费共享给全世界的教会。除了圣经软件YouVersion Bible,Life.Church还开发了专门面向儿童的圣经软件Bible for Kids,教会数据收集系统Church Metrics,教会在线平台Church Online Platform(可以通过这个平台直播教会主日崇拜,有实时在线讨论和一对一在线祷告、甚至“举手”决志等功能),教会同工成长评估系统Develop.me,还有奉献系统Kindrid。


YouVersion:全球最受欢迎的圣经软件


Life.Church在2007年开始Youversion这个项目的时候,就清醒的意识到这个网络2.0时代的来临,以及所隐含的潜力:几乎人人都可以发布内容并快速传播到互联网。


他们在网络媒体领域的事工可以说是无出其右者。他们是当之无愧的新媒体时代(或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传奇教会。从他们教会诞生出来的手机圣经应用YouVersion Bible(中文译作:圣经)9年内全球范围内的下载量超过近3亿次,是网上最受欢迎的圣经软件。这个应用中包含1492种版本的圣经,涵盖世界上1074种语言。


2014年,他们在这个圣经应用中增加了社区功能,就是说,使用这款圣经应用的人可以一起学习、讨论圣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一个人数不小的圣经学习社区。


Life.Church的价值观


网络媒体事工,只是Life.Church教会把从神那里领受的恩赐和祝福,所学到的经验分享给别人,好和大家同得神的祝福。从这个意义上,网络媒体事工延伸了他们的本地教会事工,只是他们的这个延伸实在太宽广了!


问题在于,许多基督徒都在使用网络媒体,为何Life.Church就能如此炉火纯青的使用,并被神如此使用呢?我想这跟他们的事工理念密切相关。他们不仅拥有这些事工理念,更是在真实的付诸实践。其中,特别要提到跟他们的新媒体网络事工密切相关的4个方面,前面3点本身就是他们的核心价值,第4点涵盖在所有的核心价值之中。


1. We will do anything short of sin to reach people who don’t know Christ. 为了找到那些不认识基督的人们,除了得罪神的事以外的任何事情我们都愿意做。To reach people no one is reaching, we’ll have to do things no one is doing. 我们必须做没人做过的事才能找到没人找得到的人。


2. We are all about the “Capital C” church!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大写的教会”—— 神的教会。 The local church is the hope of the world and we know we can accomplish infinitely more together than apart. 地方教会乃是世界的希望,并且我们知道在一起能成就的事比分开做大无穷倍。


3. We always bring our best. 我们总是把我们最好的拿出来。 Excellence honors God and inspires people. 卓越的成就荣耀神同时启迪人。


4. 人格化的“我们We”


Life Church的10大核心价值中,都是以“我们”开头,这固然是一个公式化的陈述,但恰恰是这个词道出了他们所有事工成功的关键:人格化的“我们”,特别指网络新媒体事工。这是网络新媒体事工常被忽略的方面,而这恰恰是新媒体区别于之前所有媒体的关键。


教会事工以“人”为中心的特质,决定了网络新媒体事工要尽可能的避免网络的“虚拟”本质,也就是说他们要努力呈现做新媒体事工的教会的真实性和人格化。Life.Church作为一个真实的当地教会存在,在网络提供的资源很大部分是视频资料,包括敬拜、服事、培训、访谈等,透过视频真实的呈现教会生活的真实场景,让别人即使透过网络也能深深感受到一种有血有肉的实在感。他们的这个“我们”在人看来不是一个无意义的标签,而是因为他们的人格化呈现成了有实际意义的真实存在。


关于Church Online(教会在线平台)


Life.Church的Church Online 平台是一个把主日的实况信息重复播放的工具!传统的现场直播只能一次或者拷贝下来在其他设备上再次播放,这个Church Online在线平台却能在一周当中重复播放多次,并且次次都有现场的效果。Life.Church在一周当中,每隔1.5小时播放一次主日敬拜,时长1个小时;透过这个在线平台,他们举行现场敬拜达89次;过去的10年间,据说有10万人因着这个平台决志归向耶稣!


Church Online演示(网站:https://live.life.church/ 


•每天有10多场的“敬拜”,每周近百场地“复制”主日敬拜;背后有很多“志愿者”透过网络在该平台上与进来的人的互动(比如:聊天,祷告等);

•该平台整合了在线聊天室,有志愿者通过在线聊天的方式就信息内容和敬拜等和网络“观众”互动!曾经有沉溺于色情的男子因为这个平台信主生命转变;

•该平台有在线祷告室,来到在线平台的人只需输入一个昵称就直接与祷告志愿者连接,并进行祷告;

•每篇讲道信息中都有呼召人信靠耶稣的环节。在聊天室,一旦有人“举手”,信息就入库,然后由另一批志愿者同工跟进!



注1: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18/august/willow-creek-bill-hybels-heather-larson-elders-resign-inves.html

注2:

https://www.dailyherald.com/news/20180809/hybels-allegations-hang-over-willow-creek-global-leadership-summit

注3:https://en.wikipedia.org/wiki/Craig_Groeschel 



QQ图片20180810114254.jpg

注:

索取《Being Church Being Media:新媒体教会案例学习》电子书,请发邮件至pushijiayin@qq.com,邮件主题注明“6”即可。


赞赏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