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历史不应沉默,纪念117年前被义和团杀害的中国人

2017-06-13 Luella Miner 今日佳音

6

13日


“在那属天的胜利中,

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就是殉道者们的忠贞。”


今日佳音


117年前的今天,中国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义和团运动。义和团举着“扶清灭洋”的旗号杀害了241名来华传教士及2万3千多名中国基督徒。在这次浩劫中,全国各地的中国基督徒都经历了一场生死抉择:只要他们口中声明“放弃信仰”;或者是烧一柱香,他们就可以保得一命。但他们却拒绝了。宁愿被辱被杀被折磨,也不放弃信仰。

 

死里逃生的张太太

 

位于北京的宣教士教会

于1900年7月被摧毁


张太太是伦敦传教士团体在北京住宿学校中的一位很聪明的学生。当义和团风暴来到之前,张太太的丈夫在北京西城的教会作传道人。张先生的母亲是位盲人,与张先生夫妇在一起生活。他们还有一个女儿,是一个婴儿,给他们一家带来很多幸福和喜乐。当义和团风暴来临的时候,张先生在城里为家人找到了一个临时藏身的地方。此时,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他们已经不能再在家里居住。张先生自己到了乡下,想在乡下找一个更加安全的地方,好把家人也接来居住。

 

但是,张先生已经来不及从乡下返回城里了。1900年6月13日,北京城已经变成一个大规模屠杀的场所。张太太,以及她的婆婆、还有怀中的婴儿,被人赶到了大街上。当晨光刚开始发亮的时候,张太太怀里抱着婴儿,手牵着瞎眼的婆婆,在大街上逡巡着。这时候,一个义和团成员发现了她们。他过来死死地抓住张太太的衣袖,说:“跟我来”。

 

张太太被那个义和团抓着、拽着,被一群围观的暴民们推搡着,往前走去。此时,她已经看不见了自己的婆婆。那个抓她的义和团成员,很快开始发起“功”来。他躺在地上,口吐白沫,面容狰狞,极其愤怒。然后,他站起来,用手指头指着张太太说:“你这个二毛子,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他把张太太拉到了城门口。在那里,有大队的义和团人马。有一个人带着黄色的头巾帽子,坐在一张桌子边上。在城门口,义和团已经设立起来一个审判堂。那个抓住张太太的义和团成员,把张太太交在了这里。然后,他转身离开了,说,要返回去抓更多的人。

 


这位年轻的母亲所站着的地方,由于地上流淌着很多血,所以变得很滑。在她的旁边,堆积着一大堆死尸。那些死尸都被砍削成残缺的部分;就堆积在她的身旁。她轻轻地拍着怀中的孩子,看着年幼的女儿的脸,心里说:“这就是他们屠杀基督徒的地方了。他们一定也会这样杀死我和我的孩子”。她心里祷告说:“哦主啊,请给我勇气,让我能够勇敢地为你作见证。使我能够坚持到底”。

 

那个带着黄色头巾帽子的人审问她说:“你是基督徒吗?”

 

她回答说:“是的”。没有一丝犹豫。


“你是哪个教会的?”


“我是一名基督教新教徒”。


于是,这名义和团的首领拿来一柱香,放在张太太的手中,对她说:“你只要在神像面前烧这柱香,我们就饶你不死”。


她坚决地回答说:“绝不!”


义和团进京


此时,围观的人群开始哄笑,大叫:“杀了她!杀了她!让我们瞧瞧,她们的耶稣是怎么拯救她、让她复活的。”

 

张太太转过头来对人群说:“我的身体,会被你们砍成碎片,就像这里堆积的那些尸体一样。但是,我的灵魂将要离开你们,将要和耶稣在一起。”

 

一个围观的士兵小声嘟囔着说:“这些基督徒们胆子怎么都这么大!他们怎么一点都不怕死。”

 

于是,义和团的首领去拿刀。趁着这个时候,一个士兵把张太太叫过来说:“你这个可恶的东西,你真是该死。可是这个小婴儿也得要被杀死。你要是被宰了,谁能管这个孩子呢?快点!逃命去吧!”

 

那群士兵们给张太太开出一条路来。张太太步履蹒跚,已经几乎跑不动。那些士兵们就把她给推搡着、推走了。她听见后面的喊声,于是,身上仿佛有了力量;她继续向前跑去,也不知道是什么方向。她后面仍然跟着一些看热闹的人群。张太太劝说他们,不要再跟着自己,让自己能够平静地离开。

 

义和团兴起之前传教士拍摄的恩县庞庄照片

义和团运动中,唯一免于破坏的便是庞庄教堂


张太太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她身心憔悴;怀中的婴儿啼哭着。在一个井边,她停了下来,恳求看井的人,给自己一口水喝;但是却被拒绝、并被赶走了。晚上,张太太找到一个藏身的地方;那是一个很脏的洞口。她钻了进去,靠着墙蜷缩着,待了一晚上。孩子一直不停地啼哭,张太太想尽办法来哄着孩子。

 

天蒙蒙亮之前,张太太看见远处有一闪一闪的火光。好像是有人在寻找什么。那灯光越来越近了。张太太紧张得简直不能呼吸。然而——那是多么巨大的、语言所无法表达的喜乐!借着微弱的灯笼的光,张太太看见了,那正是自己丈夫的面庞!张先生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在北京城里到处寻找自己的太太——他已经走遍了北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夫妻重逢的巨大喜悦,很快变成了对瞎眼母亲的担忧。那位盲人老妇,此时一定是孤独无助;她还活着吗?她在哪里呢?

 

张先生成功地雇了一辆马车,载着太太和孩子,来到城外乡下的一个安全地方,暂居在那里。然而,挂念着母亲的张先生,每天都要进到北京城里去,焦急地到处寻找自己的母亲。可是一直没有任何结果。很快,义和团的风暴危险,也临到了张先生一家人暂居的村庄。村庄里的村民,由于害怕义和团的烧杀劫掠,就把张先生一家赶了出来。张先生一家三口人不得不走三、四天的路程,去往张先生的童年时的老家。一路上,没有旅馆接收他们。


纪念“山西教案”的太原庚子年教士被难碑



沿途的村庄也不允许他们喝井里的水。张先生的女儿发着高烧;她的舌头干燥泛白;脸上的皮肤干裂。终于,这个孩子去世了。张先生和太太把孩子葬在沿途的路边。

 

张先生的亲戚们,给义和团上交了一大笔罚款,因而,救了他们夫妇的命。然后,张先生立刻回到北京去寻找自己的母亲。可是,他的母亲始终不知下落。后来,张先生在北京城里殉道了。

 

张太太住在乡下的避难地,等待丈夫的消息。可是,她等了整整六个月,也没有任何消息。后来,当义和团风暴终于过去以后,在张太太返回北京城以后,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父亲、母亲、妹妹、瞎眼婆婆,全都殉道了。他们已经进入那天上之神的美好圣洁的国度,得着主的荣耀的冠冕。然而,张太太自己的获救,正如《圣经》中记述的但以理的获救;她身处险地,身居死亡的门口;然而,那位看不见的大能者的手,却使她安然无恙;使她成为一位在地上的、勇敢的救主之恩典的见证者。

 


被剖心肢解的李先生

 

传教士的助手和仆人


李先生是在东北的长老教会的一位年轻的牧者。ROSS博士记述了,李先生是怎样被义和团抓捕、并忍受严刑一直到最后的:

 

那些暴民非常渴望,能够让李先生放弃自己的信仰,甚至超过想让他死。在行刑场地,他们把李先生捆起来,就像对其他那些要砍头的人一样。他们问他:“你还传讲耶稣教吗?”李先生回答说:“是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于是,义和团用刀砍下李先生的一个胳膊肘。然后,再问他同样的问题。李先生的回答仍然不变。于是,就这样,义和团们砍下李先生的另一个胳膊肘,一只耳朵,另一只耳朵。然后,砍下他的嘴唇。可是,在整个这个过程中,每次砍他之前的时候,李先生的回答都是——若他还活着,他就愿意把救赎的福音传讲给罪人。当他极其虚弱、快要无法说话的时候,他说:“我可能说不了话了;但是我不会停止我的信仰”。最后,义和团残忍地切开他的胸口,挖出他的心脏。李先生就那样一直坐在地上,就像是一个正常的活人坐着的姿势一样。他的心脏就那样在义和团的祭坛上陈列了好几天。现在,当义和团风暴过去以后,那些从前的义和团中的很多成员们,他们自己都大声颂赞李先生的勇气与坚贞的信仰。


传教士办的太原府女校,于1898年


ROSS博士还写道:

 

李先生只有一个孩子,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孩。李先生去世以后,那个女孩手中拿着圣经,逃走了。有的亲戚愿意收留她,但是,条件是,那本圣经必须被烧掉。她拒绝了。她拿着圣经,逃到高粱地里面,躲藏起来。义和团的人们并不认识她。然而,她在高粱地里被义和团发现了。她手中的圣经就是证据,而且是唯一的证据,证明了她是一个基督徒。义和团把她带到行刑场地,问她,是不是基督徒。她回答说是。这个女孩子,就这样无畏地站在那些刽子手面前。义和团们问她,怕不怕。她的回答是:“不管怕不怕,反正结果都一样”。


然后,她微笑着,迎接砍向她的刀剑。


传教士对百姓的帮助,发圣经的女孩



后记

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在义和团风暴中,成千上万的中国基督徒殉道死去。在义和团风暴之后,那些幸存的中国基督徒们,更以他们的信心、恩典、饶恕,一一显明了,中国基督徒们不但能为基督而死,更能为基督而活。其实,甚至,在1900年义和团风暴之前,ISABELLA BIRD主教就曾经写下了这样的见证:

 

“当我经历了在亚洲的各个民族、国家中间的八年半的旅行之后,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 在那些中国基督徒们中间,在他们的生命与灵魂之中,圣灵在大大地作工。在那些常常发生的中国基督徒殉道之事中,我们能看见,在亚洲基督徒中所作出的最美的见证。许多木头、干草和秸秆都被烧毁了;然而,那属天的财宝,那基督在中国所建立起来的教会,仍然站立。那些如同金银宝石一般忠诚而坚定的、得胜的信心,那些虽经历困苦患难、 却仍跟随主的真正基督徒们,仍然在主里面坚立。这,就是当我们回首往事时,心里所拥有的最大安慰。这,也正是我们在眺望未来时,心里所拥有的最大信念和激情。政治的阴云,还没有从中国消失;各种各样的困难,仍然在持续。但是,我们相信,在将来,基督的教会,必将在中国得到最荣耀的得胜。而在那属天的胜利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出于,殉道者们的忠贞。”




延伸阅读

 义和团,又称义和拳。义和团运动又称“庚子事变”,是19世纪末中国发生的一场以“扶清灭洋”为口号,针对西方在华人士包括在华传教士及中国基督徒所进行大规模群众暴力运动。



「当团匪起时,痛恨洋物,犯者必杀无赦。若纸烟,若小眼镜,甚至洋伞、洋袜,用者辄置极刑。曽有学生六人,仓皇避乱,因身边随带铅笔一枝,洋纸一张,途遇团匪搜出,乱刀并下,皆死非命。罗稷臣星使之弟熙禄,自河南赴津省视家属,有洋书两箱,不忍割爱,途次被匪系于树下,过者辄斫,匪刀极钝,宛转不死,仰天大号,顾以为乐。」——《拳事杂记》


「洋人则无论英美德日,悉赐一刀,初犹未及华人也。继以华人受役于洋人者,多亦恨之刺骨,……甚至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者,惟见洋钱则色喜,不复害之矣。」——《庚辛纪事》


「团中云,最恶洋货,如洋灯、洋磁杯,见即怒不可遏,必毁而后快。于是闲游市中,见有售洋货者,或紧衣窄袖者,或物仿洋式,或上有洋字者,皆毁物杀人,见洋字洋式而不怒者,惟洋钱而已。」——《天津一月记》  

         


「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劝奉教,自信天,不敬神,忘祖先。男无伦,女行奸,鬼孩俱是子母产。如不信,仔细观,鬼子眼珠俱发蓝。天无雨,地焦干,全是教堂止住天。神发怒,仙发怨,一同下山把道传。非是邪,非白莲,念咒语,法真言。升黄表,敬香烟,请下各洞诸神仙。仙出洞,神下山,附着人体把拳传。兵法艺,都学全,要平鬼子不费难。拆铁道,拔线杆,紧急毁坏火轮船。大法国,心胆寒,英美俄德尽消然。洋鬼子,尽除完,大清一统靖江山。」——义和团宣传歌曲唱词



最分享

又有人忍受戏弄,鞭打,捆锁,监禁,各等的磨炼。被石头打死,被锯锯死,受试探,被刀杀。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患难,苦害。在旷野,山岭,山洞,地穴,飘流无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希伯来书 11:36-38


摘自

《中国生命册——1900年的中国基督徒殉道者》

作者:Luella Miner  译者:彭小鱼

今日佳音编辑整理 | 转载需注明出处



阅读

上一篇:他们为谁而死?——义和团刀下的传教士
下一篇:资讯泛滥时代,如何保护我们的同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