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我的父亲母亲

2017-06-18 卢云 今日佳音

他坚定刚强

她温柔细致

我的父亲母亲


伦勃朗


我常请朋友讲他们看伦勃朗的“浪子回头”的第一印象。他们都会指出赦免儿子的那位睿智的老者,和蔼的大家长。 

 


我愈欣赏这位“族长”,愈清楚发现,伦勃朗并没有只将神描绘为睿智、年长的一家之主。他的方式完全不同:是着眼于老者的双手,两双手也完全不同。触摸儿子肩膀的那手强壮、阳刚,手指伸开,触及了儿子大片的背部与肩头,我看得出指头施力,特别是拇指。虽然父亲触摸儿子的肩头有几许温柔,同时也是紧紧的一握。但是父亲的右手是何等的不同!这双手并不紧握,反倒是细致、柔软、温文。手指紧接一起,看来优雅。轻搭在儿子的肩头,想要轻触、爱抚,给予安慰。这是一只母亲的手。 

 

有些评论家认为阳刚的左手是伦勃朗的手,阴柔的右手则近似同一时期的“犹太新娘”的手。我倒希望这种说法是对的。 

 


我一旦体认到两只手的相异,一个崭新的天地在我眼前豁然展开。父亲不只是大家长,同时也身为母亲。他同时以阳刚的手与阴柔的手触摸儿子。他紧握、她爱抚;他坚定、她安慰。祂是神,阳刚,阴柔,父性、母性,全然彰显无疑。我认为温柔爱抚的右手与以赛亚的话相呼应:


“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看哪,我将你铭刻在我掌上。”

(赛 49:15-16) 

 

我的朋友里沃德向我提出,那只爱抚、阴柔的手与儿子受伤的光脚相对照。可是认为一只手维护儿子的脆弱面,另一只手加强儿子继续走人生路的力量与信念,是否过于牵强附会? 

 


还有那红色的外袍。它的暖色与拱门状,犹如一处亲切安适之地。首先,外袍遮住父亲弯着腰的身体,有如一座帐篷,请那些疲惫的旅人得安歇。我再细看,比帐篷更强烈的意象浮现眼前:母鸟荫庇的翅膀。我不由得想起耶稣论及神母性的爱:


“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太 23:37) 

 

神日日夜夜抱着我,如母鸡将它的小鸡安置于翅膀下安然无虞。较之帐篷的意象,母鸟的警醒展翅的意象更加表现神所赐给祂儿女的安全。翅膀意味着看顾、保护,是个安歇无虞的地方。 

 

每次看画中如帐篷、如翅膀的外袍,我感受到神爱的母性,我的心也受诗人的激发唱起来: 

 

住在至高者隐密处的,

必住在全能者的荫下。

我要论到耶和华说,

他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山寨,

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

他必救你脱离捕鸟人的网罗,

和毒害的瘟疫。

他必用自己的翎毛遮蔽你。

你要投靠在他的翅膀底下。

(诗 91:1-4) 

 

所以,在年迈的犹太族长的影象中,也浮现出神犹如慈母般接纳归家的儿子。 



如今再看伦勃朗笔下的老者俯身、以双手触摸儿子的肩头,我看到的不仅是“紧紧拥抱这儿子”的父亲,也看到爱抚儿子的母亲,以她温热的身体环绕着儿子,拥抱他贴近他的腹部,儿子由那里落地。因此,“浪子回头”也可说是重回神的腹中,生命的源头,也再次印证耶稣对尼哥底母的勉词:要从上而生。 

 

如今,我更能体会这幅神的画像洋溢的巨硕沉寂。其中没有感伤、没有梦幻,没有简化的大团员结局。我见到的是神如同母亲,接受照她形象所造的子女重我她的腹中。几近失明的眼睛、双手、外袍、弯腰的身躯,在述说属天的母性之爱,忧伤、渴望、还有无尽的等待。 

 


奥秘之处乃在于:神因祂无边的慈怜,自身与祂的儿女的生命相系至永恒。神依附于祂自己创造的人,赐给他们自由,是出于祂自愿的抉择。当人离开祂,祂当初的选择使得祂忧伤,而他们回转,又使得祂高兴。然而,除非所有从祂得生命的人,都聚集在祂为他们准备的宴席桌前,不然祂的喜乐就总是欠缺的。



本文摘自

《浪子回头:一个归家的故事》


作者:卢云

(Henri J. M. Nouwen)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页数:111

ISBN:9787510434273

出版时间:2012.10



父亲对他说,儿阿,你常和我同在,

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

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路加福音 15:31-32



今日佳音编辑整理 | 转载需注明出处


阅读

上一篇:噩耗袭来,亲友第一时间当怎么陪伴?
下一篇:共享单车现首家倒闭企业,共享经济出路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