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科学与信仰不矛盾”──一名医学博士的心路历程

2017-07-07 何仲柯 晨光图书阅读

我双亲都在厦门大学念法律,听了宋尚节博士传天国的福音,都信了耶稣。我生于一九三九年,正是“芦沟桥事变”后,所以小时候常逃难。那段日子,我们住在与政府有关的村屋,常听说有闹鬼的事。有一个地方,我们第一晚搬进去,爸、妈和哥哥三人都梦见鬼魂。后来全家祷告,奉耶稣的名赶鬼,就平安无事。



我在鼓浪屿一间教会学校念小学。约九岁信耶稣,虽然对信仰内容不大清楚,已感到心中有平安喜乐。记得那天放学回家时步履特别轻快。


我十岁跟家人逃难去香港。初到异乡,语言不通,我们参加一间讲福建话的教会。那时,家境很困难,妈每晚坚持带领全家读经,祷告,唱赞美诗。上帝成为我们家的力量和支柱。我们就靠着他一步一步前行。


我在民生书院读初中一、二年级。那位女校长很仁慈,早会常讲圣经,我得到很大鼓舞。觉得做人应当奋发,用功读书,故常及早备课,把握时间读书。我只有第一学期要交学费,以后全拿奖学金,对人生有清楚的方向。


十二岁,我决定每天祷告、读圣经,将前途仰赖上帝。当时信心很单纯,对真理认识不深,却立志依照圣经的教训来过活,心里平静喜乐。


艰苦岁月


初中三那年,我考进著名的男拔萃书院。由于父母来港后,无法再执业律师,只好做文员,家境一直不好。爸到了四十岁左右,信心软弱,有时会去赌马,但逢赌必输,家中的经济就更显拮据。后来妈在九龙城开了一间小杂货店,每天清早,哥踩着一辆破旧脚踏车送面包和牛奶。我们的店在九龙城寨外。当时的九龙城寨是个三不管的地方。居民私下盖建木屋,市容杂乱。那里不少人当街当巷吸毒。有一次,一个瘾君子抢走我们一条肥皂,我不甘心,穿着拖鞋追他至木屋区,大喊:“有人抢东西。……可没有人理会。


我十五岁开始明白什么是“罪。“罪是我们没达到上帝的标准。我也渐渐了解到自己的有限,再一次立志跟随主耶稣。此后,很认真地读圣经。十六岁,爸妈想申请移民美国。他们英文不大好,表格都由我填写,他们的自传也由我翻译成英文。我亦希望去美国,有更多发展空间和进修机会。怎料批准后,爸考虑我们家七个孩子,负担太大,没信心去,就搁下了。


当时,我刚会考完毕,成绩优异,却苦无钱升学。看着好友一个个负笈美国,心里很不是滋味。当时,有宣教士帮忙我拿到奖学金,但是要筹足路费也不容易。哥到美国升学,已借下一笔钱。有一次,我到码头送朋友出国,站在我背后的宣教士问:“你也想去美国读书吗?我说:不,我去香港大学。其实心里有苦自己知,我哪来的学费呢?


妈为了供我念大学,向一间大工厂的老板借钱,邀请他来我们家小坐。当年我十七岁,身高五尺七,体重一百磅,穿着宽松的衣服,形销骨立。他对我妈说:他这样瘦弱,怎能念医科呢?”我听后心里难过,对上帝说,我不要借这个人的钱,求天父亲自供给。上帝垂听祷告,我获得第一届葛量洪奖学金,如愿进入香港大学医学院。


信心矛盾


回想念预科(大学先修班)两年,生物老师是福建人,和我同乡,却因我是基督徒,上课时常拿我来开玩笑:用恐龙和地球年龄等问题嘲笑我信圣经、信上帝六日创造天地。他是老师,我是学生,我懂的不及他多,又幼受庭训要尊师重道,哪能反驳?只有捱打份儿。


及至进了大学,念进化论,说地球有29亿年(今天说有四十五亿年,最近有进化论学者更推至五十二亿年),与圣经所说的六千年相差甚远,叫我更惶惑了。进化论的基本观念是:万物都是偶然碰出来的,没有创造者。有一本书叫“The Blind Watch Maker ”,就是说这世界是胡乱凑成的。因此接受进化论,相信世界万物是由盲目碰撞出来的,就等于不信上帝创造天地万物。信上帝创造天地万物,就不可能信盲目进化。我因为自小信耶稣,亲身体验上帝是又真又活的上帝,他引领我们一家,向我们显为真实,他带领我的人生,我知道他是真的。但是,老师和书本却又把进化论说得那么有根有据,好像我非接受不可。当时,只觉得科学与信仰很矛盾,彼此不能调和。


梦想成真


毕业后,我在伊利莎白医院做医生两年。苏绯云从美国回港与我订婚。这时,美国移民局翻查旧档案,让一些难民移居美国,我们是其中一家。我对爸说,到了美国,我可以负责兄弟姊妹的生活,爸就答应了。当时我廿五岁,很有自信,带着爸妈和两个弟弟,按着妹妹写给我的地址,在地图上看清楚去哪个地方,计划周详就上路。


移民美国后,1964年在西雅图 Doctors Hospital实习,1965年成为美国注册医生,达成小时梦想。1966年接绯云来西雅图结婚。当时我受雇于一间华人医生的医务所。长子出生那年(一九六八年),我被征入伍,参加越战。1970年31岁回美,定居西雅图。


信心实践


我们诊所的一位护士是基督徒。有一天她问我:“你为什么跟不信耶稣的人合股?我想我起初是雇员,没选择,但越战回来,翌年变成合股人,可以自己做决定。想到圣经教训“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参 林后6:14),就决定拆夥,凭信心创业。当时,我已是三个孩子的爸爸,小女儿才一岁多,我不是美国土生土长,也不是在美国念医,出来行医不容易,有些医生朋友也不看好。但是天父让我读到圣经诗篇十六篇6节:“用绳量给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处。我的产业实在美好。我就信靠上帝,勇往直前。果然,上帝带领我租到很好的诊所,地点好,租金便宜(只收市价十分之一)。病人逐渐多起来。我关心病人,他们都喜欢听到我的笑声。其实,笑容满面,对自己也很好。圣经说:喜乐的心,乃是良药。”(箴言17:22)当然,最要紧是上帝赐福。


四个孩子逐渐成长,我与绯云决定要多留时间给孩子。于是一星期只诊症四天,不开夜诊,晚上回家同聚天伦,星期四陪孩子,星期六服侍上帝、活动,星期日敬拜上帝。这样,收入当然减少。但是我们深信只要坚守圣经的原则,必蒙上帝赐福,不会吃亏。果然,上帝施恩,超过我们所想所求。孩子们在基督里成长,和我们感情很好,而且品学兼优,个个成材。


寻求真相


大儿子读高中时,我们夫妇任中学生团契导师。有一次团契举行辩论会,讨论进化论与创造论。为协助他们找资料,我们借了一套“Footprints in Stone”,讲到在德州找到人和恐龙的足印在一起。后来参加“圣经科学协会 (Bible Science Association)的聚会,眼界大开,知道不少基督徒科学家潜心研究这个课题。这时我恍然大悟,原来进化论是没证据的。回想过去在大学时糊里糊涂,就立下决心研究进化论与创造论。


过去,我因为听到进化论者和书本上说得言之凿凿,煞有介事,满以为进化论是实验科学,谁知研究之下,发觉原来不是。实验科学能不断重复验证,例如两份氢一份氧是水,那是可以重复的事,然而进化论说从单细胞至今三十五亿年,猴子进化成人四百万年,有谁那么长寿可以看着猴子进化成人呢?这是不可能的。何况猴子变成人的时间,在进化论的时间表上是一段微不足道的时间。如此说,进化论没办法重演。


圣经上说,上帝造万物各从其类”;进化论说,一切都是逐渐进化而来。进化论说,北京猿人是从一个类似猿猴的生物进化而来。根据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原则,这样北京猿人就应比猿猴更能“适者生存”了,可是现在地球上没有北京猿人,却有猴子。所以这说法与事实矛盾。按进化论的说法,过渡生物肯定比进化之前的生物更适应生存,但是,我们看见的倒是进化之前的生物,不是进化过渡的生物。这是什么缘故?再者,照他们的说法,那么生物界应有很多进化了一半的生物,但是我们从来没看见过。


我们看到的是,类与类之间有很大鸿沟。“类字在圣经原文是“界限”、“范围”之意。这就是我们现在所看见的:生物有清楚的界限、范围,互不跨越。现实完全支持圣经,与进化论相反。即使在化石记录中,也找不到所谓“进化”了一半的生鱼始终是鱼。博物馆说是三亿年前的鱼,与今天的鱼都是鱼的模样。二亿五千万年前的虾,与现在的虾形貌一样。活化石几千亿万年都没改变。何来进化?


我在哈佛大学对学生演讲时,有位之前是北京大学的医生,来哈佛大学读分子生物学。他告诉我,曾找到一些包在琥珀里的蟑螂,是真正生物,保存得很好。把它解剖,发现与现在的蟑螂没有两样;将它的遗传基因分析,前后也一样。如照进化论计算,这是三亿年前的生物,为什么与现在的一样?难道它三亿年也没进化?其实,蟑螂就是蟑螂,各从其类,是很明显的!


身为医生,我对另一个圣经原则也很感兴趣。创世记一章25节说:“上帝看着是好的。第31节说:“上帝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可见万物受造时是理想的、完美的。之后变得不好,是因为人犯罪,自己要做神,要自定好坏。所谓“知道善恶,就是判断(创世记三5)。试想,被造的怎能与创造者脱离关系?一朵花在阳光下开得很灿烂,可是把它剪下来,与生命的源头脱离关系,阳光就叫它死得更快。


自然界的律不是由人们来判断好坏的,例如地心吸力有它的功用,如果没有,我们无法脚踏实地。即使我不信有地心吸力,它仍存在,这是事实。如果我们硬要自定好坏,不理地心吸力,从十层楼跳下去,必然粉身碎骨。人因为自作主张,不要造物主,死亡和败坏就来了世界!


基因突变


圣经上记,万物受造时是好的,现在却是愈来愈差。我是医生,很了解这情况。医学上所谓“遗传基因突变,是近代生物学研究的尖端。生物的表现,好像有个类似电脑程序的原则控制着,这就是遗传基因(DNA),各个生物的资讯都存在其中,透过它表达出来,就是不同的生命。


现在很多人做遗传基因工程,但改来改去,都是那种生物。改得最出名的是大肠杆菌。我从一些照片看见一束混乱的像是“头发的东西,另一点有条小白尾钩出来,将人类制造的胰岛素遗传基因一点黏上去,像加上电脑晶片,大肠杆菌就机械地继续产生些人类胰岛素出来;但对它一点也没用,它没变成人,仍是大肠杆菌。


何谓“遗传基因突变?就是细胞在繁殖时的突变。遗传基因是双螺旋体,像一道楼梯两边有接点,每个接点有四种核酸可选择,有很多组合性。细胞繁殖时,那双螺旋体要两边拆开,复制另一边,在复制过程中出错,就称“遗传基因突变。任何一个科学馆都告诉我们,遗传基因突变是个错误。可是进化论者说是进化!


我手上所有的相片,包括台中、北京、芝加哥、华盛顿和伦敦的科学馆,远至新西兰奥克兰的国家科学馆,都告诉我们,进化最基本的根据是遗传基因的突变,他们相信变一变,那新的生物就产生一个新的本能,比较适合生存,说是进化了。还说,突变多了,甚至可变成另一种生物。


然而,圣经说,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是理想的,所造的都是正版。现在毒药、辐射线等使遗传基因起突变。其实,只要变一变,那生物即使不死,生存力也会减弱。我对遗传学的研究不及内子、大女儿和小女儿多。我的研究只根据作为医生的观察。我首先想到的是,所有癌症都是因遗传基因突变而产生。谁听过癌病人会长命一点,活得好一点?


其次是妇女怀孕,所有畸形胎都是遗传基因突变的结果。假如卵子在母体时受辐射性影响,生出来就是畸形胎。还有其他因素都会导致,例如毒药或病毒等,德国淋疹是一例;所以现在产妇要检验曾否患德国淋疹,如没有就要注射预防针。婴儿出生,尤其女婴,一岁左右就要注射德国淋疹预防疫苗,使体内有抗素。最怕妇女怀孕早期染上德国淋疹,影响胎儿发育,更严重的是卵子受了影响,会变畸形胎,或有遗传病,例如唐氏综合症、猫叫症等。这些都是由于遗传基因出了问题。我看到遗传基因突变的结果,没一个是好的。


上帝启示


有两节圣经对我特别有冲击。一是约伯记廿六章7节:“上帝将北极铺在空中,将大地悬在虚空。约伯记是圣经最古老的书卷之一,试想,三千五百年前就说地球是浮在太空。古代的科学家、哲学家哪有这观念?圣经如此说,很清楚是上帝默示写成的。人类了解地球是圆的,不过是五百年的事。然而,圣经早已说明。


二是使徒行传十七章26节,保罗说:“他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和合本”细字注:“本,有古卷作血脉。”我去研究希腊文,原来「血脉」是 Haema,医药上很常用的字,即「血」之意。圣经说人类同一祖宗,其中一个证据是,人的血是一样的。任何种族的人,都只有A、B、AB、O四型。有一次,与一位血科专家交谈,他听我提到这节圣经,低头沉思了五分钟,跟着拍腿惊叹:「哎呀,果真如此!」结果他信了耶稣!


没有冲突


圣经既由创造主默示写成,物理定律又由创造主所创造,那么科学与圣经定然不会矛盾。虽然我们有很多地方不明白,但那是因为人类知识所限。记得中学时,有人笑我信圣经,信耶稣是童贞女马利亚所生,不合科学。但到了我们现在的时代,我们发觉,原来童贞女也有办法怀孕。


现我全时间传福音已十五年,我常与研究生物科学的人谈及上帝创造天地万物。我看到很多有学问的人可以心平气和接受。一位医生告诉我:「你讲的东西,我们读书时都看过了;但今晚你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使我豁然开朗,恍然大悟!」

640.jpg




作者简介:何博士,长于基督徒家庭,十岁重生。 毕业香港大学医学院;在美行医26年。曾在波士顿研读圣经原文:希腊、希伯来、和亚兰三文字。近年来常在美加、中国大陆、东南亚、澳洲、新西兰、欧洲,巡回布道以及担 任特会及讲座的讲员。题目包括圣经与科学,家庭与教养,末世与科技,启示录,基督徒伦理,解经讲道培训等。


何医生与妻子苏博士育有四位子女,他们的家庭有全美天才儿童之家称号。


来源:晨光图书阅读







阅读

上一篇:生命中要拒绝的10种心理
下一篇:人生的幸福不是没有压力和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