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慕迪:他的世代中最传奇的传道人

2017-07-11 叨雷 网络转载

54db4adaxaa3b1c7a96be&690.jpg1837年2月5日,美国北田一个穷苦的农家里,生了一个小孩。这个小孩长大以后,却成了那个世纪中最伟大的人物,他的名字就是慕迪(D. L. Moody)。


神将能力给人,不是随便的。虽然他能照他所喜欢的去做,他欢喜谁,就赐给谁;但他也必看接受的人,是否符合被使用的条件。这些条件都明明记在圣经里。慕迪履行了,神就把能力给他。使他成为他的世代中,最超奇的传道人。


慕迪所履行的条件是什么呢?据我多年和他一路同工的观察看来,在他的生命中,有七个特点使他配得被神所用。

1

他是一个完全顺服神的人


慕迪得能力的第一个原因,在于他是一个完全顺服神的人。慕迪的体重共有280磅,他把每磅都献给神。他所有的,和他所行的,也都是属乎主。这不是说,慕迪是一个完全人,我若严厉的察看他的生命,至少也能找出几个弊病。世上没有完全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但完全属于神的人,就是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神的旨意的人;完全顺服神,且为他的缘故,不顾一切的人;我却已经见过。当然他们也有不纯全的地方。


慕迪晚年时,与我最接近,我想他心里的事,差不多全告诉了我。我相信有的事他只告诉我,并未向第二个人说过。我知道他的短处。然而我确信他是一个完全属于神的人。


我在芝加哥头一个月的时候,与慕迪谈论一件事,意见不合。他非常温慈和坦白地对我说:“叨雷,神若要我从这窗口跳下,我也要顺服他!”我相信,他是要跳的。无论神要他做什么,他所晓得的,他都要做。他实在是完全属于主的,没有为自己再留下一点!


亨利(Henry Varley)是慕迪早年最亲密的朋友。他常引慕迪的话说:“我们且看完全顺服神的人,神要如何用他!”亨利说这话时,慕迪便说:“我自己要做那个人!”


若你与我要像慕迪一样被神使用,就必要把我们自己和一切属自己的,都交在神手里,任他使用,并遵行他一切的吩咐。


如今在主的工场上,有千千万万个男女工人,聪明的,有学问的,离弃罪恶的,和甘心牺牲一切的,都不少,但只因为对主没有完全的降服,最终没有得着完全的能力。所以我们要常常在神面前问自己:我要做完全顺服的人吗?

2

他是一个祷告的人


慕迪得能力的第二个缘故,因为他是一个确实祷告的人。我常听人说:“我曾走了数十里路,去看慕迪,并听他讲道;他实在是一个奇妙的传道人。”我认同这种说法,因为他实在是我所认识的一个最超奇的传道人。我们有机会听他讲道,实在是有福气。但和他同事多年之后,我还能见证,他的祷告比他的传道更超奇!多少时候,他遇着难处,好像进退两难,但他晓得如何胜过难处。他心里深信:“在神没有难成的事!”他也相信,祷告可以成就一切神所能成的!


每次他要出发作工时,常写信给我说:“我要到某处作工,由某日起,请你和你的学生,为我禁食祷告一天。”我接到他的信,就在课堂里报告说:“慕迪请我们为他禁食祷告一天;使我们自己和他的工作,都得蒙主的恩典。”有时因着他的请求,我们祷告直至凌晨三四点,甚至天亮也不停止。我认识的许多人,因着那几次的祷告悔改,生命大得改变,并且开始到处为主作工了!


有一天,慕迪特意到我家,请我和他一同外出。在车上,我们谈及许多重大和艰难的事工。那些难处,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我们正谈的时候,忽然大雨,慕迪就把马车驱到可避雨的地方,安顿好之后就对我说:“叨雷,我们来祷告。”我就先祷告,随后,他继续祷告。朋友们啊!我巴不得你们听见他的祷告!那样简单的,有信心的,有能力的和直接向主的祷告,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


雨停了,我们就回家去。我们所谈论的难处,已一一都被我们胜过了。学校的工作,以及其他的工作均得顺利进行没有受拦阻。我们还在路上的时候,慕迪对我说:“叨雷,任别人来讥笑议论我们,我们只要抱定神所托付我们的工作,始终忠心,把一切困难交托神。”


一次在芝加哥,慕迪对我说:“我今天计算了一下,在北田和这里的事工,应需款项两万元。非两万元,我们不能继续进行,我定意藉着祷告,求神供给。”他没有将他的需要,告诉别人;就是无钱付这款的人,他也不告诉,惟独仰望神说:“我的工作,需款两万元,求主把这款给我;还要求主,使我晓得这款是从你那里来的!”神最终听了他的祷告,亲自为他供应了这笔钱。


我可说,慕迪真是一个相信祷告的人。他不但在头脑中这样相信,在他的经验上也确实是晓得的。他藉着祷告,应付每一种困难;藉着祷告,担任每一项工作;除了神以外,他无别的倚靠!

3

他勤读圣经且切实地遵行


慕迪得能力的第三个缘故,因为他勤读圣经,并且切实遵行。现在听到各处有人说慕迪不是一个读书的人,但我说他实在是一个读书的人。他没有读过心理学,没有读过人类学,就是“人类学”的名词,他也不晓得,至于生理学,哲学,以及各种科学,他也都不懂得;甚至现今所谓的神学,他也没有读过。但他读过一本的书,就是圣经!


这本书比全世界的书都要宝贵。他一生每天必清早起来读圣经,至死没有改变。他每天大约四点钟左右起床,之后不做别的事,只读圣经。有一次他对我说:“我必须在人没有起床的时候,先起床;然后我所读的,才能精透。”他读经的地方在他家安静的房间里。在那里,他关上门,独与他的主和他的圣经相对。


一次我任万国工人灵修会主席的时候,接到慕迪的信,要我在聚会后,到北田去。那时我已负责办理圣经学校校长的事。我去北田那天,慕迪就请了许多黑门学校的教员,和北田圣经学校的教员,到他家里与我谈论各个学校的事。谈到深夜,各个教员散去以后,慕迪还和我探讨解决了几个问题。当夜我就睡在他家里,那是我第一次在他家里过夜。去睡的时候已经不止深夜了,但是第二天清早五点钟,我听见外面有叩门声:“叨雷,你要起床吗?我要和你出去。”我平日没有那么早起来,不过那日,起得真早。


后来我才知道,慕迪是两个小时前已经起来,在他的房子里读经祷告了,这事深深感动了我,使我永远不忘。


现今的人,都想得着各种能力,却把神的书忽略了,哪里能得着呢?就是读了许多的书,赴了许多名人的聚会,或终夜祷告,以求能力;但是若没有常常读圣经,你一定不能得着,就是得着了,若不读经,这种也不能持久。因为圣经是神传递能力的器皿;他的能力,是通过他的话赐给人的。


可惜,如今在一百个信徒中,有九十九个没有天天确实地读圣经。或者读是读了,但把读经当作儿戏!所以,这一百个信徒中,有九十九个本来可以在生命和工作上刚强的,却变成了软弱。


慕迪每次传道,能使许多人来听,大半也是因为他对于圣经有彻底的研究,且有实在的经验。1893年10月,芝加哥有一个重要的纪念日“芝加哥日”,那天所有芝加哥的戏院,都要停演一天。因为芝加哥人都要到世界公卖场去。但慕迪吩咐我说:“叨雷,为我租定中央音乐厅,并通告各处,当天上午九点到下午六点,我们要在那里开会。”我疑虑重重地问他:“那天我们从哪里得人呢?全城的人都要到世界公卖场去,戏院都不开门,没有人要到城这边来的。”慕迪说:“你照我所说的去做罢!”


于是,我就租了中央音乐厅,并遍发聚会通知;但我的心还是担心没有人来。“芝加哥日”到了,按计划我要在午间布道会讲道,只因许多手续没有办妥,拖延到快到时间了才前往。我当时想着人数肯定不多,进入会场一定十分通畅,哪知会场的前廊和廊阶,都满了人,会场中间更不必说了。我无门可入,如果不是从窗口进去,大家将白白坐着却没有讲员!我想大家不选择娱乐却前往听道的原因在于,他们晓得慕迪虽然没有读过科学,以及一切人的理论,却对圣经十分熟悉,所以都喜欢听他讲道。


有一次,芝加哥所有的传道人委托我去请慕迪前来开会,那是他一生最后一次到芝加哥。慕迪对我说:“你若能把芝加哥城的演讲厅租来作为会场,并通知从礼拜一至礼拜六,每日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为开会时间,我就答应你去。”我说:“慕迪,你知道,芝加哥是一个大的商业城市,除礼拜日以外,没有人能在这个时间段出来的;你不能改在晚上和礼拜日开会吗?”他说:“不,我若改在晚上及礼拜日开会,对于城里各教会的正常礼拜和聚会会有妨碍。”


于是,我回到芝加哥,把大演说厅租来,那是全城最大的会场,可容七千余人。并发了通知。谁料想通知一发,反对的函便陆续寄来;大商家薛某的信说:“叨雷啊,你知道商人都喜欢慕迪讲道,但我们那个时间段哪里走得开呢?请你改晚上好吗?”同样的信,我收到许多,不得已又和慕迪商量,但他只说了一句:“你照我所说的去做罢!”


开会的头一天上午,我提前半小时赴会;当时我还是怕没有人来;哪知演讲厅门口以及附近马路上,已有许多人站着等候开门了!马路上,除电车专用道外,均被人塞满。我走到后门,那里同样爆满,几乎无路可通。开会时,场外人数与场内相等。我们请了二十个警察维持门口秩序,警察因人多几乎站立不稳。我想世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在那样的时候吸引这么多人来聚会!这是因为慕迪只知圣经。这个灭亡的世界所饥渴的是神自己的话;所以精通圣经的人,是世上所欢迎的!


所以,我们若要多人来听道,并使他们因所听的得益,就必须读圣经,传圣经,教圣经;因为唯独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着能力!

4

他是一个谦卑的人


神多年用慕迪的第四个缘故,因为他一生谦卑。我想在我生平所认识的人中,他是最谦卑的了。他常引别人的话说:“有信心的人,得福最多;有爱心的人,施福最多,但谦卑的人,保守最多。”


我记得他常常看别人比自己强。每逢开会,他常请我们年轻人坐在讲台上,他自己在台前讲道,并指着我们说:“在我后头来的,有比我更好的人。”我不晓得他怎能相信这事,但他确实相信,他的后辈要比他自己好,没有一点虚假。他心里实在轻看自己,重看别人。他实在相信,神要用别人过于他自己。


他常喜欢隐藏自己。每次在北田开会,他总要请他的同工,如慕安得烈,摩根,麦顾烈高等讲道,他自己在后头帮忙。我们若要请他讲道,只得在大会中报告说:“下次我们请慕迪讲道。”使他难于推辞,他自己实在愿意作隐藏的工夫。


如今有多少人,就学问才干而论,实在大有前途,也曾被神大大使用,但是后来却因自高自大,坠入魔鬼的网罗,变成无用的人。四十余年来,我已经见过许多这样的人。当初人都看他们为不可多得的人才,至今已寂寞无声,被神放弃了。当一个人自高自大,以不可多得的人才自居时,神不得不放弃他。


我记得一个人,从前在一大会里与我同工,开会效果很好,人多重看他。有一天我与他同行,他就对我说:“叨雷,我们两个人,是教会中不可少的人!”我回答说:“约翰,你这样说,使我心里十分忧愁,因我在圣经里,见过多少的人,被神重用之后,因为觉得自己举足轻重,便被神放弃了!”自从那时候起,神没有再用那个人。


神用慕迪过于其他与慕迪同时代的人,但他没有一点“曲高和寡”的态度。一天他给我说:“纽约有一个牧师做了一件很愚拙的事,我想像他那样聪明,不应该这样做事,就是一次我开会完了,他来对我说:‘少年啊,你今晚所说的十分超绝!’他的话几乎使我的头转到背后去!”但感谢主,慕迪的心从不为所动,就是当英格兰,苏格兰及爱尔兰所有的牧师、执事,都要跟随他的时候,他仍然毫无所动。他常俯伏在神的脚前承认自己不过是一个人,且求神使他谦卑,不容他自满。神实在听了他的祷告。


所以,我们服事神的人,特别是青年人,要注意你们前面有一个魔鬼最毒的网罗。如果人都指着你们说:“这个青年所得的恩赐,何等宝贵呢!他的能力何等大呢!”你们切要俯伏在神面前自卑;因为魔鬼若不能使你们灰心,就要用他更厉害的诡计,在你们的耳边说:“你是今代难得的传道士,可比当时的慕迪。”你们若接受它的话,就堕落了!基督工人的历史上,满载了失败的故事;起初个个都是得胜有余的健将,到后来却上了魔鬼的当,一败涂地。

5

他不爱钱财


慕迪所以得着能力,长久为神所用的第五个缘故,因为他不爱钱财。他若要做一个财主,是容易的事;但钱财在他身上没有力量;他曾为主的工作积聚巨款,但为自己的缘故,他不愿积财。


万国公卖场开幕时,他售布道诗所得款约一百万元,但他未私取一文;这诗是他负责出版的,印诗费完全是他付的。许多人对他说:“这钱实在是你的。”他坚决拒绝,当时芝加哥的礼拜堂(就是慕迪会堂),才立好根基,因款不够,还未竣工,会计福乐明(Fleming H. Revell)提议,把这些钱用于盖礼拜堂。此后,慕迪还收到各地许多来款,他一一交出,由公众决定归各种工作用。


金钱也是许多传道人失败的原因,以致他们的工作如船破一样,不但使布道工作失了信用,并使后来人受亏损。有一个可靠的执事,向我说起一个牧师,到某城开会,所有费用,是由53间教会供给的,那个执事就是当时的会计。这个牧师,在他应得的款以外,还要设法为自己筹款,会计不得已,要求辞职。那次开会的结果是,只有24人立志归主。那53个教会的委办,就联函对这牧师说:“从今以后,我们的事工与你将不再有来往;且要通告各地教会,一同抵制你的传道!”这事我们应当引为鉴戒。

6

他爱人的灵魂


神用慕迪的第六个缘故,因为他爱人的灵魂。自从他自己得救以后,就立志每日至少要对一人讲道。他若一日不讲道,就好似一天二十四小时白过了。他平日很忙,有时上床安睡时,才记得他所立的志愿,就必再起来,穿好衣服,到大街上去,使人晓得他的需要和主的救恩。


一天晚上,他很迟回来,因为没有向人讲过道,便对自己说:“一天空过了,我还没有向一个人讲道;现在已经迟了,到哪里去找人呢?”但他仍然走到街头,遇见一个人站在路灯下,慕迪与他素不相识,他却认得慕迪。慕迪问他说:“你是基督徒吗?”那个人回答说:“你太鲁莽了!这与你有何相干呢?你若不是传道的,我要把你推到泥沟里去!”慕迪继续说了几句恳切的话,就回家去。第二天那个人把这事告诉慕迪的朋友说:“你的朋友慕迪,在北方作工,不但无益,而且有害;他是有热心没有智慧的,我与他素不相识,他竟问我是否是基督徒,我极不悦,所以对他说:这与他无关,那样的传道,实在无益。”慕迪的朋友听见这话,便请慕迪来说:“慕迪,你昨晚所做的得罪了我的朋友。你与他素不相识,竟问他是否是基督徒,他说:若你不是传道的,他要把你推到泥沟里去了。”慕迪觉得不安,不晓得他所做的是否无益。


但几周后,有一天晚上慕迪睡了,忽然听见叩门声,来势甚急,慕迪以为门口起火了,赶紧起来开门,哪知叩门的就是那天晚上发怒的人。他说:“慕迪,自从你那天晚上和我说话以后,我没有一夜好睡的,所以在深夜里来看你,请你告诉我,怎样可以得救。”慕迪便请他到房子里,把救恩告诉他,他就接受耶稣作救主。朋友啊,有热心没有智慧的,到底好过有智慧没有热心的。多少人明白圣经,充满了种种的学识,坐着议论别人,自己却不去救人,全年难引领一个人归主,比较慕迪,要生何感想呢?


还有一天晚上,慕迪在床上记起他当天没有向人讲过道,就起身穿好衣服,到街上去。当时天下大雨,路上没有行人,慕迪站着门口,自己说:“雨这么大,哪里有人呢?”不久却看见一个人,带着伞来,慕迪说:“可否容我到你的伞下避雨?”那个人表示欢迎,慕迪便问他说:“大风起的时候,你有躲避的地方吗?”于是就与他谈到耶稣。朋友啊,我们若都充满了爱灵魂的心,全国的人何难被神的能力复兴呢!


有一天慕迪与我同在芝加哥,那日就是夏礼逊·卡德被杀的第二日。许多人到城里来看他的身体。我们的车不能经过那放尸首的地方。慕迪说:“叨雷,这是什么缘故呢?”我说:“你没听说吗?这些人要去看夏礼逊的身体,所以把我们的车拦住了。”他说:“我们岂可听这许多人走去,不告诉他们耶稣的救恩吗?你去把这对面的厅子租来,我们今天要在那里布道。”那天我们从上午九点布道,直到下午六点。


慕迪不但自己乐意作工,也常常要别人作工。一次我在北田学校里作工一个月,北田江的两岸各有一个学校,过江要乘船。一天他对我说:“叨雷,渡你过江的那个船家,还没有得救,你晓得吗?”他没有叫我向他传道,但我懂得他的意思。后来他听说那个船家得救了,便非常开心。


有一天慕迪在芝加哥路上,问一个素不认识的人说:“先生,你是基督徒么?”那人回答说:“这不是你的事!”慕迪说:“这正是我的事!”那人然后说:“你必是慕迪”,因为慕迪无论何时,一有机会,就向人传道。芝加哥的人称他为“疯狂的慕迪”,所以许多人认得他。


还有一次,慕迪乘火车外出。一到车上,就和坐在他旁边的人说:“火车到的时候,我们都要去办事,现在我们要谈道。你得救了么?”那人说“没有。”慕迪立刻把圣经拿出来,和他讲耶稣的救恩。那人当日就接受耶稣作救主。


威尔逊总统有一天到理发店里理发。一进去,就觉得坐在他旁边的人是有高尚人格的。但不晓得他是谁,便留心听他的言语。不久听见他向理发匠讲道。那个人去了以后,威尔逊问理发匠:“那个讲道的是谁?”剪发匠说:“那个就是慕迪!”威尔逊说:“那天的情景,和我所听见的话,一生难忘!”


又有一次,慕迪看见一个小女孩,带着一个桶,站在芝加哥的路旁。慕迪就请她来上主日学。她答应下个礼拜天来。但到了礼拜天,她没有来。慕迪就注意她。过了几个礼拜,又看见她在路上。慕迪又要去请她,她望见后就转身逃去,慕迪在后头追赶。她跑到另一条街,慕迪就跟过去;后来她跑到一条胡同里,慕迪也跟了进去;出巷后,她又跑过一条街,慕迪也跟着过一条街;她又跑入一个饭店,慕迪也跟过去;最终那个小孩子无路可走,便伏在饭店后面的床铺底下;慕迪也到床铺底下,拉住她的脚,把她拖出来。那个女孩后来竟被他引导,归向基督。原来她的母亲是一个寡妇,以前家里的光景很好,因为年年衰落,不得已到那饭店里讨生活。这个寡妇有许多儿女,慕迪把她全家人一一引到主前。


她的儿女中,有几个成了不可多得的信徒。那从床下被拉出来的女孩,后来嫁给教会里一个有名的执事。两三年前,我在孟斐火车站买票时,有一个少年跟在我后面问我:“你是叨雷博士吗?”我说:“是。”他说:“我是某某人。”原来就是那女孩的儿子,也在教会里作工。所以,慕迪那一天不但拉了那个女孩从床下出来,他实在拉了女孩一家的人到天国里去!后来我们到天上去,还可看出他们的后代子子孙孙得救,也是因着慕迪的一拉。


慕迪热心传道,不是单传给他所要传的人,他的爱心没有分别。他不偏视人。自王侯贵族至黑种无知小孩,在他看来,都是一样。每次作工,他都一样出力。我有一个朋友对我说:他听见慕迪的名,是由于他的朋友仁乐。这位仁乐先生有一次看见慕迪在一个极卑陋黑暗的木屋里,左手拿蜡烛,右手拿圣经,膝上坐着一个黑种的小孩,要教他认识圣经!


亲爱的朋友,我们若有这样的热心,主的教会难道不复兴么?我盼望这样火热的心,今天就赐给我们,使我们甘心乐意到中国,日本,印度,非洲,以及天下各处,去救人的灵魂!

7

他确实得着从上头来的能力


慕迪为神所用的第七个缘故,是因为他被圣灵充满,确实得着了从上头来的能力。他对于此事毫无疑惑。未得能力以前,他虽愿意为主作工,却无效果。当时他所作的工,是靠着自己肉体的力。


有两个热心的姊妹,常到他的团契里。一个是顾姑(Auntie Cook),一个是雪师母(Mrs Snow)。聚会完的时候,她们常对他说:“我们常为你祷告。”慕迪常听见她们这样说,很诧异,就问他们说:“你们何以为我祷告呢?”那两位热心的姊妹回答说:“我们盼望你得着能力!”慕迪反覆思想,不晓得是什么意思。后来又问她们说:“你们所说的是什么?”于是她们就告诉他圣灵充满的事。


从那天起,慕迪就为此事迫切祷告,并请她们为他祷告。顾姑有一天告诉我:“慕迪祷告时异常恳切,他祷告的话几乎令人不敢重述。”神听了他的祷告,有一天他正动身去英国,经过纽约城的时候,神的能力就临到他。他赶紧跑到朋友家里,向对方借个房子,就在那房子里几个小时,直到圣灵充满他,他的心异常喜乐。此后他就满有能力,到英国伦敦的北方布道。当时有几百人得救加入了主的教会!慕迪一生的工作,是由此为起点。


慕迪常常吩咐我说:“叨雷,我要你讲论圣灵的洗礼。”我不知道他多少次要我讲这个题目。有一次我被请到纽约长老会去开会(是慕迪介绍的),快要去的时候,慕迪特意到我家里对我说:“叨雷,这个聚会是难得的机会。你到那边去的时候,我要你讲的,就是《圣灵的洗礼》和《我信圣经为神的话的十个理由》。”每次我要出外开会前,他总要到我那里说同样的话。有一天我问他:“慕迪,你想我只能讲这两个题目吗?”他说:“这个你不要问,你就这样讲就好了。”


1894年7月8日,是我永远不忘的日子。那一天是礼拜日,是北田学交学生灵修会的最后一天。慕迪请我在礼拜六晚上和礼拜日上午讲灵洗。我就先于礼拜六晚讲灵洗的概要,礼拜日上午讲如何得灵洗。我讲完是正午12点,就在会中报告说:“慕迪要我们下午三点到山上祷告,专求灵洗;但你们若不能等到下午三时,现在就可以在你们房子里,或其他安静之处祷告。午后三点,我们要先聚集在慕迪的母亲家里,然后同行上山。”


那一天共有456人到山上,慕迪说:“你们有人要说什么话吗?”那时我记得有75个人起来说:“慕迪啊,我没有等到下午三时,已经求主赐我灵洗。我信我已得着了。”他们说完以后,慕迪仍请学生跪下求圣灵充满,直到大家如使徒在五旬节确实被充满一样,我们才跑下去,天色忽然变了,四面黑云起来,大雨随风而下。我们的祷告,经过那天空的云,直达到神的面前!圣灵充满我们,如霖雨普降无异。各位啊,这实在是你我需要的!


本文由约瑟家人摘编自叨雷R.A.Torrey著《神何以用慕迪》,翻译/王峙。

来源:joeshome

阅读

上一篇:为何读圣经的8个理由
下一篇:赢得《跨界歌王》冠军,50岁的江珊何以越活越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