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我为什么相信?一个80后牧师的11年信仰反思

原创  2017-10-13 王林 Franklin Wang 投稿

当练就了世故和老练的我走进教会后,我惊奇地发现,我好像仿佛突然掉进蓝精灵里。这里所有的人对我说的所有的话似乎都没有保留地相信了。这是一群什么人?在北京,这样的一群人怎么可能生存?



在一个被世界遗忘的日子,

我的人生列车悄无声息地换了轨道

2006年3月26日,你做了什么?可能没有一个人会记得。连无所不知的谷歌、百度都不知道有什么可提的。用谷歌搜索这一天,当天苏格兰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缅甸将Naypyidaw定为新首都、澳大利亚18届运动会结束;用百度,唯一的消息是当天国家发改委宣布汽油出厂价每吨提高300元。在历史长河中,这是无足轻重的一天。


这一天我早上起来,要去见一个在北大读研的大学同学,而同学是一个基督徒,星期天必须要去教会,所以我也就“顺便”去一下教会。那天,是我人生第一次走进教会。在那之前,除了在历史教科书中,我没见过基督教;我更不知道还有这么多“活的”基督徒,就在中国,就在北京。


坐在台下听一场冗长、不太明白的信息,在我平静的外表下,一连串莫名其妙强烈的感动、挣扎、剧烈的反应。最后,我举手信了耶稣。我感觉我的同学有些惊讶,我其实更惊讶。


五年过去,2011年秋季。在洛杉矶郊区的神学院里,我坐在小小的书房中,偶然点开了一些青春时期常常听的歌。刹那间,过去生活的记忆滚滚而来;伸个懒腰,看到四墙满满的神学书,我突然有庄周梦蝶的疑问?到底我现在是在做梦,还是我以前的生活是一个梦?为什么同一个人,可以活出这么不同的生命?



《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图为梦蝶,选自明代陆治《幽居乐事图》,现存北京故宫博物院。


十一年过去,我现在是一位被基督教会所按立的牧师。正要结束学业,预备回到北京服事。作为一个80后的中国人,一个喜欢诗词过于莎士比亚,认为琵琶、二胡和小提、钢琴一样悦耳,一位曾经坚定的无神论者,后来坚定的不可知论者,我为什要相信基督?我为什么希望别的中国人也相信耶稣?


我想做一些反思,也跟大家分享。我发现,我的信仰之路和我的前辈们稍有不同。就教会经历而言,我没有看到80年代的野火燎原,也没有经历90年代的风云激荡,只常常在前辈的交谈分享中感到那些年代的余震。三十年中国、数世纪风光。谢伯伯、车老师,都已经仿佛是传说中的人物。神的子女踏上信仰之路数千年都是同一个理由,但是那信仰划过的人生轨迹却因为时代而迥然相异。11年来,我为什么相信?为什么要继续传这福音?


信   任


2006年,虽然我才刚刚工作两年,但因为所处的行业和打交道的人,已经非常“精明”和“老练”。我对所有人都是以怀疑开始,因为我周围的人也都是这么对待我。


进入到教会里以后,我惊奇地发现,我好像仿佛突然掉进蓝精灵里。这里所有的人对我说的所有的话似乎都没有保留地相信了。这是一群什么人?在北京,这样的一群人怎么可能生存?


半年之后,让我恐惧和震惊的是,我被这一群人给同化了。那天早上,我刚到办公室,同事突然跟我很严肃地讲了一个很奇怪的消息,于是我就开始认真思考,并开始准备处理这个情况。两个小时以后,我兴冲冲地拿着新方案,跟我的同事去商量,他一脸惊愕的看着我,说,“这你都信了?有没有脑子啊?我随口乱说的。”我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墙!以前的我,绝对不会这么容易相信。



“你们要灵巧入蛇、驯良如鸽”  原作 Blessings by Wikenly Puerto Rico from 500px


耶稣说,“你们要灵巧入蛇、驯良如鸽”。因为基督徒都是如同鸽子一样简单,对人怀着善意开始,所以我们容易轻信?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缺陷,还是一种祝福?


我相信是一种祝福,因为省去了很多交流当中的猜忌、怀疑,让我们可以直达对方心里。在我36年的人生里,我从来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群体有基督徒这样的信任。不论年龄、文化、地域、语言、种族、神学传统的差距,基督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能够信任,信任是默认的。25岁的时候,我不敢想象我36岁的时候能够有这么多可以信任的朋友,更不敢相信,这么多人敢把他们生命当中那么脆弱的部分信任和交托给我。对我来说,这是神迹。


基督的教会对这个世界以善意开始,但是并不愚蠢。信任是默认的,怀疑是因为人给了我们怀疑的充分的理由。一个人对着这个世界以善意开始,并不一定导致我们做很错误的决定,因为只要我们心中没有贪欲,谎言一般做不了什么。


像鸽一样驯良是好的,这样的信任是非常有价值的。可是为什么在其他的群体里很难有我们这样的信任呢?因为这样的信任需要有极大的安全感。


稳如磐石的爱


能够以持续善意面对这个冰冷的世界,是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力量的。偶然的善意可能是稚嫩;但一生持续、稳定的善意是智慧、力量、安全的表现。



能够在数个世纪的风雪中,还长得如此笔直,是因为那看不见的深深扎根和独特的基因。能够在经历各种人生风浪以后,还能不断以善意面对这个世界,是因为那看不见的深深的智慧、力量、安全。原作 La neve nel pineto #02 by Andrea Varetto from 500px


基督徒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全感?因为我们看到上帝那万古不变的爱。“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有敢为的,唯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 神击打苦待了。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读到这些句子,很多人感动,信了,站在了我所经历的这样磐石般的爱上;但是还是有很多人不信,不愿意信,也不敢信。的确,当我们被这个冷漠的世界骗了这么多次,失望这么多次,为什么要相信这个。


有些人对我说,你给我证据让我确信,我没有办法做到,因为这样的信心从神而来,是圣灵的工作。当我说,我们必须要经历圣灵的工作,大家不要稀奇,不要以为这是什么妙不可言。虽然我们不知道圣灵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却可以清清楚楚听到圣灵的响声。


圣灵的响声


稍微生活过的人应该都可以同意,这个世界有很大的问题,我们的生活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变、可以改变。当我们感觉到足够安全的时候,我们当中大部分人也可能同意,我们是这个世界问题的一部分。我们的自私、骄傲、虚荣、愤怒、愚蠢、不可抑制的情绪是这个世界问题的一部分,是我们自己生活当中问题的大部分。事实上,如果我们希望从不满的现况当中解脱出来,我们必须要做改变,而且是很深的改变。深到一个地步,就是仿佛从死里复活一般。而圣灵的工作,就是让人经历真正的重生。


圣灵的响声,就是人生命真实的改变。


一个人要经历这样的改变,重生,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呢?我以为有两个:首先,我们必须要正视我们生命的问题,不能解释、否认、打折扣;第二,在真实改变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要有持续的强大力量。这两个条件都是非常困难达到的,能够真正做到、持续做到,需要神一般的力量。


拨开表面,看到内心深处的黑暗,是我们不喜欢的,是很痛苦的。当有外力强迫我们做的时候,我们常常辩解和反抗,竭力争辩。但即使是我们自己偶然自我反思,那惊鸿一瞥之间给我们带来的震惊也常常让我们许多人不忍直视。事实上,我发现,只有一个活在深深地爱和安全感中的人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黑暗。


在改变的过程当中,往往不是一马平川,也不见得总是遇到我们期待的结果。当那终点似乎遥遥无期的时候,能支持我们不断努力的,只能是每一天的强大信心。


我所看到的最大神迹,就是我自己生命的改变。以前我想贪求的,现在我不再在乎;以前我不可控制的,现在驯如绵羊。我的自私、骄傲、虚荣、愤怒、愚蠢在耶稣基督里被改变,被消减。这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我现在也没有到终点。仿佛那螺旋而下的扶梯,基督徒一步步走向自己生命的深处。




圣灵的响声,就是我们生命改变时引起的震荡;圣灵在今天的时代所要奏响的交响乐,就是使各种各样的生命一起改变时对这个世界所引起的震荡。


信仰在路上:听、思、行、传


而今的我,跟随了这位耶稣基督11年的我,现在在哪里?


我有一位很爱我的妻子,我们很不一样,也都有自己的问题;但在主里,我们能够彼此理解、彼此饶恕、彼此鼓励。虽然有时我们彼此伤害,但是基督的爱真的让伤痕修复。最终我们发现,这样的伤害破坏的是我们内心深处的罪,而彼此的关系因着自己的改变,反而日久弥新。


在北京、在全国各地、在世界不少地方,我有很多能够相信、交托的真诚肢体。我遇到什么难处,家人有什么疾病,许多人主动给我们帮助;那不能伸手帮助的,每天举手为我们祷告。而当其他人有什么难处,有些生命当中不可言的痛苦与挣扎,他们愿和我分享,在祷告和信心中一起面对。不仅在困难中,我的喜乐也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喜乐。我们生命当中每一个小小的成就、改变,都变成彼此的激励、众人的喜乐。


这一切,如果不是因为那天,在那被这个世界遗忘的2006年3月26日,我决定相信了耶稣。


而今的我,仍行走在信仰的路上。我的生命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听神的声音、思考他的旨意、努力行出他的心意、传扬我所得到的真理与爱。


为什么我信耶稣?为什么我希望我的同胞也信耶稣?因为我相信,一种真诚、无伪、智慧、丰盛、充满爱的人生是可能的,是任何人都想要的。而这样的人生,也是神希望我们拥有的,只有在神的恩典和爱中,我们才能走进这样的人生。


愿我们的神祝福所有阅读这篇小小见证的弟兄姊妹、朋友们!阿门!

作者:王林/Franklin Wang ,北京锡安教会牧师,目前为美国惠顿大学(Wheaton College)研究院旧约博士候选人




阅读

上一篇:【原创】当艺术被信仰绑架——从钢锯岭和黄国伦之争说起
下一篇:上帝引导他子民的四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