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读《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人生无常,愿你我为家人传全备的福音

原创  2018-02-13 邬桐 投稿

这两天,一篇网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爆朋友圈,引起广泛讨论。作者是生活在北京的中产阶级,他用近乎白描的语言记录下岳父从患流感到去世的全过程,读来令人唏嘘不已。有人感叹说,当今的社会医学已经有极大的突破,但一场流感却轻易夺去生命。

 

这篇文章之所以持续发酵,原因之一或许是因为它揭示了生命极其脆弱的本质。作者尽管动用一切社会资源,但最终还是无法挽救亲人的生命。

 

面对亲人的离去,总归是一件令人悲痛的事。圣经中其实也讲明了生命的本相:“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各书4:14)

 

面对生命脆弱易逝,作为基督徒,我们对亲人最大的爱,是趁着还有今日,努力学效耶稣基督,充满智慧和爱心地向亲人传全备的福音。今年春节在家,愿我们都成为传福音的使者,让福音的光照亮我们身边的人。


focus180213.jpg


“我想我的妈妈了。”


父亲忽然在家里的微信群说。

 

“邬桐啊,奶奶走了,你看看奶奶最后一面吧。”一个周一的早上,约莫六点多,大洋彼岸的爸爸打响了我的电话。


我记忆里微胖的奶奶,此刻骨瘦如柴,静静躺在病榻上。


她是我最亲的人。


我想起奶奶小时候拿着饺子在我回家的路上等我的样子。小时候,爸爸妈妈分开了,不到周末,妈妈不让奶奶轻易见我。奶奶就只好在我中午回家的路上,拿着饺子,等着见我一面。我又想起奶奶做的韭菜盒子了。不知道为什么,奶奶总叫它“韭菜嘎子”。她总说,桐最喜欢吃我做的“韭菜嘎子”了。


我在美国,奶奶很想我。于是大伯从美国回去的时候,奶奶硬要大伯给我带许多东西。大伯说装不下了,奶奶就让他只带了一床毛巾被。我小时候每当奶奶带我睡觉,就给我盖这样的毛巾被。


表姑是家里唯一的基督徒。她哭着给我也打来了。她很自责,本来她想要请来给奶奶传福音的宣教士,最后没能来得及来。


我和表姑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不是没有给奶奶传过福音。我每次问奶奶,奶奶总说她信了,总说她会上天堂。但我从来没有勇气对奶奶说:


“奶奶,你我都是罪人,都背离了神,我们若不承认这件事,耶稣基督便不能赦免我们,我们也没有一个人能到父那里去。”

 

 

昨天下午我又去看李医生了。


李医生九十几岁了。她四十年代在汉口读医学院,后在香港行医,退休以后才来美定居,与分隔半世纪之久的家人团聚。她英语不好,听力与表达日益衰弱,这二十来来,她虽与同母异父的妹妹同住,却很孤单。


给李医生传福音的过程很不一样。因为从前我只做过年轻人的事工,我说的快,他们回答的也快。可面对李医生,我只能慢慢讲,慢慢等,慢慢听。我浑身的力气使不上劲,只觉得自己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近一年来,我大约一个月去看她三四次。也许因为我能跟她说粤语,她对我格外好。每次我要走了,她都总塞点吃的给我,端午节给我给留粽子,中秋节给我留月饼。我去看她,都要一个小时,所以每次她都很累,到了最后十几分钟,总是沾点杯子里的水揉揉眼睛,但总让我陪她呆够一个小时。


见面了一段时间,她逐渐相信我了,我也稍微适应了她说话行动的节奏,我就开始了我的计划——我轮流着带李医生看见证视频、《传道书》讲道……我觉得时候将近,就带她看了电影《耶稣传》的儿童版。那天李医生看的很认真。结束时,我拉着她的手,问她是否愿意接受主。她点点头,于是我带她做了一个祷告。


我以为她要信了,便问她愿意接受洗礼吗?她却摇摇头。她说,我小时候就信啦,我小时候上的是某某基督教学校呢。再往下询问她的信心,李医生就不说话了。


我其实很清楚她没有完全接受福音。


自那以后,我很挣扎。如果她保持这样的回答,我是否还应该继续去看她呢?好在我也很快明白过来:无论如何,既然对她有感动,那我的爱不能停。于是我继续去看她,陪她看电视,陪她看粤菜的烹饪视频,听她讲她从前做菜的故事。


可是,爱需要恒久的耐心,而我实在亏欠。我有时候因为各种原因犯懒或忙不过来,就临时取消,让李医生挺失望的。去年年底我很忙,只去看她两次,心里实在也很愧疚,她却对我仍然一如既往的好。奶奶走了以后,我想也许是圣灵催逼,这段时间我去得更勤快了。


但是我始终还是缺乏勇气,缺乏勇气问她,在主耶稣的面前,你明白自己是个罪人吗?

 

 

我们要给老人家传全备的福音。只传没有认罪悔改的福音,断然不能救人,自己心里也要内疚一生。过年了,我真愿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们说上我最诚心祝福的吉祥话。然我心里却深深晓得,人若离了主耶稣基督的赦免,没有人能福如东海,没有人能寿比南山。


没有人能跳过悔改,就得到永居天家的承诺。因为我们所深信不疑的福音,从来就是遮盖罪的补丁。人若自以为穿着一件毫无破口的华衣,谁愿要这衣服上有个补丁呢?然而,人若发现并承认自己所穿的衣服有个破口,并知道这破口最终将完全撕裂这衣,人才会求这补丁,才会以有这补丁为幸事。


我知道,给家人传全备的福音,就好比一场“造反”。但是,我们“造反”,不是为了伤害我们的家人。我们所要征战的,其实是那迷惑、欺骗并统治我们家人的魔鬼撒旦。这撒旦,在做他们暂时的王,并欺骗我们的家人与福音为敌。所以,我们必须效法耶稣基督,用诸般的智慧和充足的爱心才能将家人们从那必亡的国掳回,才能安稳地在主内为他们医治疗伤,坚固他们的心,然后与他们再一同跟随耶稣,再去得那未得之民。


弟兄姐妹们,我绝不是非要请你在过年的时候在家里嚷嚷着要家人们认罪悔改;也绝不是要你,他们不接受主,我们就拦在电视机前不给他们看春晚。作战需要谋划,传福音也需要策略。弟兄姐妹们,不要怕,只要信。愿我们一面大放胆量讲主的道,一面活出圣徒的生命来,使亲友们看见我们不一样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神。



感谢著者授权“今日佳音”首发;版权归作者及“今日佳音”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原文标题:说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不如给爷爷奶奶传全备的福音

赞赏
阅读

上一篇:【网宣公开课】第三课:基督徒媒体人及其神学架构
下一篇:关于天堂的5个问题,葛培理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