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诸葛亮、武则天、耶稣与约瑟夫·奈:怎样的领袖叫人心悦诚服?

原创  2018-03-07 王林FranklinWang 投稿

要说领袖,历史上的各路英雄圣贤数不胜数,流传下来的故事也是脍炙人口。在这些历史名人中,每个人的领导力和领导方法都不同,而被称为耶稣的这位不用刀枪、政治征服千万人的“平凡而又软弱之人”更是开创了新的领袖典范。到底他与其他名人有何不同之处?


诸葛亮


王小波在《椰子树与平等》一文中提到一则关于诸葛亮的野史,解释云南为什么有那么多热带水果,但偏偏没有椰子。


话说诸葛武侯南征到了云南,看到土著穿的是椰子叶做的服装,衣不蔽体;吃的是水果野菜,不事农耕;每天打猎采摘之后,就是一起歌舞狂欢,不思圣人之事、也不读圣人之言。武侯深感自己作为一方父母,应该做点事提高一下云南人民的生活质量、思想觉悟、文化水平,应该教化他们。


但是当武侯把中原文明分享之后,惊奇地发现云南人民觉得春种秋收不如打猎采摘,棉麻衣饰不方便,汉朝官制礼仪太繁琐无用。诸葛先生磨破嘴皮也无用。绞尽脑汁,想出一计。下了一道命令,一夜之间把云南的椰子树砍了干净。


云南人民看到武侯有这么多人,这么多白晃晃的刀子,砍起椰子树来好不费力。摸摸脖子,就都自愿被教化起来。


野史这么解释说:“蛮夷之人,有些稀奇之物,就此轻狂,胆敢藐视天朝大邦;没了这些珍稀之物,他们就老实了”。

武则天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小时候读的一则关于武则天驯马的故事。查了查,这则故事出自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的《则天顺圣皇后本纪》。当时有个大臣吉顼,在朝廷上与武则天的侄儿武懿宗争辩的时候口气凌厉,武则天很不高兴,说,“我还在,吉顼就对我们姓武的这么放肆,如果我不在了还得了?”


隔了几天,吉顼又向武则天奏请他事,则天顺圣皇后打断他。自述了这么一个故事:吐蕃向唐太宗进贡了一批良驹,均以驯服,唯有一匹叫狮子骢的未被驯服。唐太宗见这匹马甚是喜爱,称它为龙驹。于是问手下,有谁能驯服这匹马,就有重赏,结果但无一人能驯服。武则天知道此事,于是自荐:“我能驯服。请皇上赐三物:铁鞭、铁锤、匕首。用铁鞭打它;不服,就用铁锤接着锤;还不服,则用匕首杀了它。”唐太宗笑着说:“照你这么说,朕的良驹不被你刺死了?”武则天进一步解释:“良驹应该成为君主的坐骑。驯服了就用,驯不服留它又有何用呢?”然后她问吉顼:“你今天是让我动匕首吗?”


其实武则天这个故事可能不真,佛经《出曜经》和《中阿含经》中的“驯马”以及《法句喻经》中的“调象”都有类似记载,后来道士编的《法苑珠林》中的《诫马部》对这些佛经也有引用。武后可能临时编了这个故事来震慑吉顼。不论故事真假,吉顼被吓得“惶惧流汗,拜伏求生”。


武侯和武后的这两则故事是真是假倒在其次,这些故事被人传颂、相信、推崇表明我们传统文化中对领袖的期待。人们用“果断”、“有见识”来描述这二武,又惧又赞他们巧妙、坚决地使用威胁达到自己的目的。中国人大致是畏惧、推崇这类人的。


我们对白刀子的深刻认识由来已久。

耶稣

从小浸润在这类故事和《三国演义》的我,自然觉得大丈夫的一生就是为了担“大任“、”成“大业”。为此自己要付上代价,因为“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在实现这样的“大业”的过程中,虽然“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我们切不可有“妇人之仁”,虽然痛心,也需果断坚决地“壮士断臂”。待得大业成就,将给千万人带来喜乐升平。


但当时,爱读历史的我却没有注意到,虽然我们历史上出现过无数这类大丈夫,但升平之世确是少之又少。仔细观察,一些“太平盛世”之下,乃是噤若寒蝉的沉默和累累白骨。


刚刚信主的时候,我最不能理解的一点是,为什么圣经要用“温柔”来描述耶稣基督?不是政治家装出来的“柔和”言语,不是如同英国都铎王朝皇室把“铁拳头藏在金丝绒手套里”,而是真正的从里而外的温柔?温柔和领袖有什么关系?温柔和上帝有什么关系?


当时读到启示录三章20节,耶稣说,“我站在门外叩门”。我心里想,这是哪门子的上帝,进门还需要敲门?里面的人居然有权力决定到底是开还是不开?


约瑟夫∙奈

哈弗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资深教授、政治家、策略家在2008年写过一本很有影响力的书,The Powers to Lead (《领导的力量》,中文版本标题为《灵巧领导力》,2009年中信出版)。在里面奈区分了所谓的“硬实力”和“软实力”(hard power and soft power)。


毫无意外,白刀子带来的威胁属于硬实力。但是让我意外的是,金钱利益带来的诱惑也被约瑟夫∙奈定义为硬实力。因为不论威胁还是诱惑,这类力量都是让对象做其不想做的事情。


而软实力是说服对象真正想要我们想要的。很多人其实对软实力很不屑,认为不过是一个幌子,比如新加坡的外交家、学者、李光耀公共中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以及奈在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同事艾利森(Graham Allison)。但是奈坚持认为硬实力虽然效果明显,但倘若要长治久安,必须要软实力。并且硬实力是七伤拳,打人一拳,伤己七分,因此不可多用。


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软实力,有时候即使穷尽硬实力,也不一定有用。正如唐太宗问,“倘若用了铁锤也不服怎么办?”武则天给了一个让人脊梁骨发寒的回答:“倘若不服,就杀了它。良驹就是要为我所用,倘若不能用,留它做甚?”


仔细想想,当然上帝也不是没有硬实力,只是他面对我们的时候用软的。为什么?雅各、约翰劝我们的主使用比白刀子还厉害的天火,但“耶稣转身责备两个门徒,说:‘你们的心如何,你们并不知道。人子来不是要灭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路加福音九章55–56节)”


这就是为什么只有耶稣基督配坐在我心中的宝座上。



"所以你们必从救恩的泉源欢然取水"——赛12:3

王林/Franklin Wang 北京锡安教会牧师,目前为美国惠顿大学(Wheaton College)研究院旧约博士候选人




赞赏
阅读

上一篇:“走不下去了”怎么办?比尔牧师:你的委身,要强过自己的情绪
下一篇:职场妈妈累了吗?10则祷告恢复生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