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为什么“恩典福音”不是真恩典,也不是真福音?

原创  2018-05-23 耶书仑 投稿

最近,浙江两会向所属的教会、信徒发了关于防范、抵制“恩典福音”的公函;据传,在2016 年,温州教会就已经发布声明,呼吁信徒抵挡“恩典福音”的“泛恩典主义”的教导。由此可见以下两个现象:


1、“恩典福音”流传的地方,信徒普遍相对富有,如浙江;


2、这些年,“恩典福音”的传播不仅没有受阻,反而越来越厉害。马来西亚神学院现任院长林日峰博士在他的反驳专文中,提到“这场运动的跟随者将非常庞大”;他提供了他们在微信新媒体、网站的联盟、阵营,实在令人吃惊,该引起传统教会的反思。[1]


本文从两个方面去探索“恩典福音”的运动,一是指出其偏差和问题,这是许多人已经做的;二是指出“恩典福音”的可取之处,以及传统教会应该从中学习和反省的方面。最后,为正名耶稣基督的“恩典福音”做出呼吁。


focus180523.jpg

 

恩典福音的问题

 

为什么传统教会认为“恩典福音”高举恩典的教导严重偏离了圣经呢?这一点,马来西亚神学院院长林日峰博士从平约瑟的教导入手,已经做了深入的解读、分析。笔者归纳主要有两点:

 

1、把恩典与上帝律法的完全对立

 

林日峰院长指出,平约瑟(Joseph Prince)基本的神学观点是将“律法”与“恩典”进行对立,高举恩典,(全面)否定律法。[2] 路德宗神学传统虽然也强调律法和恩典的对立,但他们还是肯定,律法为信徒生活提供标准,信徒应依此生活。改革宗神学比这更积极的对待律法,认为这是领受了耶稣基督救恩的信徒应该有的感恩回应


但平约瑟认为律法与恩典水火不容;认为信徒在恩典之中,完全不需要理会律法。他从圣经中一些经文获得支持,比如:但你们若被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以下(加5:18)等等,但他对经文的解释,忽略了经文的特殊处境(这是“恩典福音”支持者解经最大的问题)。保罗及其他圣经作者之所以这么描述律法,乃是因为一些犹太基督徒高举律法到一个地步而成了救恩门槛,他们主张把律法所要求的行为(比如割礼)强加在外邦基督徒身上,认为只有这样外邦人才能得救,成为神的百姓。


同时,平约瑟无视其它经文对律法的肯定,比如《雅各书》称呼律法是“至尊的律法”;耶稣也说,律法是要被成全的,而不是被废掉的。


可见,平约瑟“恩典与律法对立”的教导,显然违背了圣经整全的教导;也与2000年大公教会对这个问题的整体认知和实践偏离甚远[3]。这种超脱律法的恩典观,要么是出于对人性的盲目乐观自信,要么就是对上帝完备启示的有意忽略。

 

2、人不需要再认罪悔改,不需要再追求圣洁

 

这一点是平约瑟律法与恩典完全对立的神学观带来的直接结果:既然没有诫命,只有恩典,用什么来评判罪?甚至在片面的恩典之中,罪甚至不存在了。


林院长总结到:恩典福音强调神的恩典到一个地步,以致可以将“认罪、悔改、顺服、圣洁、事奉、舍己”否定。[4] 这让许多看重“十架”神学的中国教会所不能接受。他在 “认罪——信徒需要吗?”的讲道中,把约一1:9 解释成是对初信的人讲的,而不是对信徒讲的[5];这种解释显然是强解圣经,让圣经为他的神学理念说话。


在约一1:9 的“我们”是之前在1:6–7 节提到的与神在光中相交、并与其他人彼此相交的人,当然是指的信徒说的;再者,1:9 的“认罪”是现在进行时态,表明这是一个持续进行的动作。教会传统的崇拜中,都有“认罪悔改”这个环节。大公教会清楚意识到,教会需要不断的在神面前悔改以更新。再一次,信徒“不用认罪”的教导,违背了圣经整全的教导,也与2000年大公教会对这个问题的整体认知和实践偏离甚远。


从系统神学角度来看“恩典福音”运动的这两个核心教导,它带来的问题是:

 

1)除去了律法清楚的要求,就消解了人的自由选择和上帝的主权恩典之间的张力。圣经很清楚的启示,上帝以祂的主权恩典赋予了人自由意志来进行选择,而人要为他的自由选择负责任;同时,在人的自由选择中,依然是上帝的恩典在掌权。


2)宣称“不需要认罪,信徒已成圣”就消解了末世论“已然-未然”的架构张力。从救恩论的角度,圣经很清楚的启示,耶稣第一次来,为要带来救恩;将来还要第二次来,为要完全成就救恩。今天的信徒活在两者之间,一方面耶稣的死已经粉碎了罪和撒旦的权势,并承担了罪的后果;另一方面,罪的黑暗势力还是在影响活在世上的每一个人,信徒要靠着圣灵与之交战。这是基督徒生命真实的光景(加5:17,约一2:12, 28)。这也正是新约圣经有那么多伦理教导、劝勉以致警戒的原因。活在新约之下属神的百姓得到不是不需要律法,不需要认罪的特权,反而是得到了能胜过罪、成全律法的能力和权柄(罗13:8–10,加5:23)。

 

因此,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出,平约瑟以“超级”(林日峰院长的用语,我也采纳)恩典为中心构建他的神学理念和牧养体系,他对圣经的解读就受这个神学的影响,他不是把自己放在整本圣经的启示中被照亮,而是强解圣经来支持他的神学和信念。而且他貌似新奇的教导与历代教会的正统信仰相违背,这就显出他缺少对信仰历史传承的认知。平约瑟把圣餐别有新意的解读成神“赐下对信徒的祝福——获取健康和完全的祝福”,让人要是生病就领圣餐,以获得医治。[6]


公允的说,这一点不仅是他的问题,也是许多教会和牧者的问题:没有意识到信仰的历史性本质,无视大公教会的信仰传统;只凭自己的个人理解和领受的“启示”,让果效来证明自己的领受。但基督信仰一个最基本的特质,就是使徒性和大公性。最后要审判教会的,不是教会现世的果效和成功,而是使徒和大公教会的传统。

 

“恩典福音”的积极层面及反思


这也带领我们进入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恩典福音会那么受欢迎,甚至得到一些认真追求的基督徒的热烈拥护呢[7]


1、律法主义


反对“恩典福音”教导的人,把他们的教导跟“廉价恩典”、“成功神学”连在一起;同时认为这些教导乃是迎合了人堕落、功利的本性;浙江两会的公函也是这么判断。我对新加坡的教会不太了解,但在这两点上,中国比较富裕的信徒群体和美国的中产阶级基督徒有共性;这就不难解释为何这种神学思潮被美国和中国本土的牧者和信徒所拥抱。


有些教会或者基督徒甚至把“恩典福音”当成异端。但笔者认为,这么下结论过于仓促和不够全面,这种做法忽略了“恩典福音”产生的另外一个背景,就是保守教会的律法主义倾向,而律法主义倾向的背后是割裂的二元论思想。美国教会如此,中国教会也是如此。“恩典福音”的教导正是对这个律法主义的修正,虽然明显是矫枉过正了。


美国福音派著名作家杨腓力在他的书《恩典多奇异》里面,多次谈到美国教会的律法主义,这种律法主义可以把一个犯了淫乱但渴求帮助的女人拒之门外。


美国有许多保守的基督徒热烈的拥护总统川普,无非就是他旗帜鲜明的反堕胎,反同性恋婚姻;而这两个是这些基督徒的“圣洁律法”。但关于川普总统婚姻上的失败,鼓吹白人至上,助长种族歧视等却视而不见。


中国文化里面就有强烈的道德教化传统,教会也受影响。主日的讲道里面,谈的最多的是背十字架、舍己,要敬虔,要依靠、要顺服,要委身,要寻求神,要祷告,要服事等等,不一而足。不是说这些不对,而是只有这些的时候,信仰就成了“靠着恩典入门,靠着舍己成全”了。这就不难理解,前面所提到的“我为什么领受恩典福音——致我教会牧者的一封公开信”一文,清楚指出信徒在律法主义的氛围中,人内心压抑、疑惑、内疚、不满、没有喜乐、没有力量。因为律法主义本质上是靠自己修行,其实并不能真正改变人的内在。


《希伯来书》的作者说:人的心靠着恩典坚固才是好的。人的心是只有在恩典之中才能真正改变的,从不信到信的时候如此,信心成长成熟的路也是如此。但这不是说,不要律法,而是律法要在恩典之下运作:是神的爱和恩典吸引我们去遵守律法,遵守律法是对神拯救恩典的回应;而在我们没有遵守的时候,所得到的不是只有定罪,而更多的是怜悯,是饶恕,好使我们能够重新出发,愿意再次顺服神,并遵守祂的律法。


新约圣经中饶恕和怜悯的信息要远远大过定罪、审判的信息,但在我们的教会里,我们感受到的明显或不明显的指责、定罪,要远多于明显和不明显的鼓励、怜悯。这一点上,“恩典福音”的教导也有其积极一面,我认为也很合乎圣经(罗马书 6:11)。


只是,跟他们不一样的,我认为,信徒依然需要为每一次具体的罪行认罪、悔改;只是之后要领受从神而来的赦免。要活在赦免里,而不是活在被定罪里;犯罪有后果,但那不只是圣洁公义法官的惩罚,更有慈爱天父的从心管教,要叫我们成为圣洁。

 

2、割裂的二元论

 

在保守教会努力追求属灵的律法主义的时候,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贬低身体和物质的价值。所以,物质的贫穷、身体的正常欲望,身体的疲劳、疾病、外在的生活条件、现世的工作都可以在属灵的框架下被忽略甚至贬低。我不否认这些也有属灵的层面的意义,但我反对的是这背后所隐藏的身体与灵魂二分的诺斯底思想,认为身体是短暂、邪恶的,灵魂是永恒、圣洁的。


因此,在这种二分的系统下,信徒合理的追求好一点的生活品质,渴望身体被医治,希望俗世工作中获得价值感和意义感,常常被教会轻视、贬低,甚至指责、定罪。这也难怪信徒在信仰中活得压抑、卑屈,没有喜乐,没有力量。但圣经不是这么教导的,旧约圣经里面提到神对顺服之人的祝福,虽不能成为“成功神学”的立论依据,但神乐意全方位祝福祂的百姓,是明显的。约三1:2清楚的说:我祝你凡事亨通,身体健壮,正如你的灵魂安泰一样。这可不是有口无心的客套话,这是神心里的心愿。神要祂的儿女身体、灵魂,也就是关乎他们生命的各个方面都兴盛,这是为父的心肠。


所以,教会在关注信徒属灵生命敬虔、富足的同时,为何不能去关注信徒肉身的需要?为什么不为信徒的身体、物质方面,大胆的祈求上帝的祝福呢?当然我们把成就的主权交给神,但这岂不也是上帝恩典福音的一部分吗?

 

恩典是什么?


那么,恩典是什么?


恩典是上帝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是上帝因着对脆弱人性的体认和怜悯而选择不把我们应得的给我们,而是把我们不配得的给我们。神的恩典,在耶稣基督的身上最大、最清楚的显明出来,但不是唯一的。在人类所面临最大、最困难的罪和死亡的问题上,神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就赐下祂的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8);而“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为我们众人舍了,岂不也把万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赐给我们吗?”(罗8:32)


恩典,在我看来,是上帝描述祂的本性最美的一个词汇。但那恶者,牠混淆视听,把圣经那美好、圣洁的词汇给曲解、污秽了。从此之后,教会的牧者再谈恩典的时候,就不能想当然了,因为听的人可能会理解成那个超级“恩典”。


但感谢神,教会的正统总是在一次又一次校正极端、甚至异端的过程中被清楚表述出来。如此,自认正统的教会除了发表声明抵制“恩典福音”外,应该更进一步,把教会所相信的正统“恩典福音”阐明清楚,并且切实的活出来,好让人清楚地明白真正的恩典福音是什么。

 

末了的话


之前,提到有从传统教会去到“恩典福音”教会的弟兄姐妹说,传统教会的牧者需要反思自己,需要与”“恩典福音”的牧者进行对话;而不只是把人家定成极端甚至异端了事。笔者认为这个批评很中肯。


我也指出,传统教会亟需反思自己二元论倾向的基要神学和偏律法主义的牧养理念。但我也呼吁(超级)“恩典福音”的牧者同道,回到大公教会的信仰传承中,不让自己的领受和信念凌驾在2000年大公教会的神学传统和信念上。


同时我认为,两者都要反省的是,把耶稣基督的福音和救恩局限、应用在个人层面上,而忽略了圣经的整全启示和大图画,乃是对整个群体,整个社会,以致整个受造的。个人的蒙恩、称义、成圣是我们重要的关注点,但不是全部,也应不是终极。我们的终极盼望,是那要从天而降的新天新地。太多的事情,我们不明了,也不能看透。我们都需要存着谦卑的心,愿神赐福我们。

 

注:

1、马圣(MBS)神学院院长以神学视角剖析“平约瑟恩典福音系”的偏差(第二版), https://mp.weixin.qq.com/s/gwSV3oIfo2QOQArAwVB2BA?  

2、马圣(MBS)神学院院长以神学视角剖析“平约瑟恩典福音系”的偏差(第二版), https://mp.weixin.qq.com/s/gwSV3oIfo2QOQArAwVB2BA?  

3、马圣(MBS)神学院院长以神学视角剖析“平约瑟恩典福音系”的偏差(第二版), https://mp.weixin.qq.com/s/gwSV3oIfo2QOQArAwVB2BA?  

4、马圣(MBS)神学院院长以神学视角剖析“平约瑟恩典福音系”的偏差(第二版), https://mp.weixin.qq.com/s/gwSV3oIfo2QOQArAwVB2BA?  

5、平约瑟(Joseph Prince), <认罪——信徒需要吗?>,http://endianfuyin.com/thread–196–1–1.html。  

6、平约瑟,《圣餐带来健康和完全》。中译文参考:http://endianfuyin.com/thread–32–1–1.html 

7、我为什么领受恩典福音——致我教会牧者的一封公开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5f638e70102wtvj.html  



感谢著者汇寄,“今日佳音”首发

版权归作者及“今日佳音”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赞赏
阅读

上一篇:真正的殉道是与哀哭的人同哀哭,与喜乐的人同喜乐
下一篇:刘志雄:能不做的,就不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