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你是一个只会嘴巴上爱上帝的人吗?

2017-11-07 奥伯格 康培思文化


上帝每天在想什么呢?这个问题恐怕很多人都没思考过。但在耶稣基督的教导中,天父的心思意念始终停留在那些为他所关爱的人身上。多多思考天父的爱,每时每刻,我们就更增添了信心和盼望




一个人呆坐时想什么?



让我们以一个问题作为开场白:盘踞你心的是什么?或是,无所事事时,你的心思会飘向哪里?你做白日梦时在想什么?


若你知道一个人呆坐时在想什么,就能对他有相当的认识。英王钦定本圣经将《箴言》23章7节译为:“因为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这说得一点儿也不错。


企业家吃饭的时候想的是他刚起步的生意,睡觉的时候想的也是他刚起步的生意。


优秀的教练常在餐巾纸上草草写下球队的战略。


年轻的母亲常记挂着自己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刚出生时,南西和我有几次必须出差外宿, 每次一回到旅馆, 她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看看录音机有没有留言说孩子被绑架了。


一般而言,正值荷尔蒙充沛的18岁男生——他脑中想的是什么?


一般而言,刚步出礼堂的新郎在新婚之夜——他脑中想的是什么?


那么,普通的8岁小孩呢?(这也不失为一个好话题)


再接下去的问题:上帝整天在想什么?当然,身为全知者,他能够同时思考所有的事,不过你了解这个问题的要点。盘踞在他心中的是什么?他的心思会飘向何处?



关心上帝所关心的人



我们知道答案——因为耶稣。他是道——神的心思——成了肉身。


耶稣强调,神不断在想着那些他深切关爱的人们。耶稣说,天父的心对于我们,就如同牧羊人一直悬念着走迷的羊,穷妇人一直记挂着自己遗失的钱币。乳奶的妇人焉能忘记她的婴儿,上帝更不会忘记他的子民。耶稣所彰显出的上帝,是个不断思索如何寻找、赎回以及爱其子民的神。


这有个很重要的含义。爱天父,而又没有一颗像他那样关爱众人的心,是根本不可能的。


耶稣的跟随者必须明了这一点,这是很关键的。在我成长的背景中,许多人认为只要参加教会的许多聚会,或是观看许多布道节目,或是背诵许多圣经经文,就会变得更属灵。但是他们关心众人的心,特别是对那些远离上帝的人、失落的人、寻找的人、染上恶习的人(我成长的传统里,那指的是抽烟的、喝酒的、咒骂人的和民主党员),却是一年比一年更加刚硬、冷漠。糟糕的是, 这群人因此还自以为更加属灵了。


事实上,生命越成熟,就越会关切他人。你希望关心他人,特别是那些被社会所忽略或是远离神的人,这来自一个关键之处,就是魏乐德所写的“灵命倾向的一致性”:


若要明白耶稣的教训,我们必须了解,在我们灵性倾向的深处,无法对神有个倾向,而又对人有个不同的倾向。我们是个完整的个体,所行的每一件事,处处显出我们真实的性格。例如,我们无法同时爱上帝,又同时憎恨人。


这也解释了耶稣的许多教训:


“你们不要论断人,免得你们被论断。”(太7:1)


“你们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不饶恕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必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太6:14-15)


“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神。”(约壹4:20)


为什么是这样呢?


不是因为神故意保留饶恕,好作为报复。耶稣的出发点是更深远的。他深刻地观察到人性的本质。若要了解并渴慕生活在被神赦免、与神和好、蒙他怜悯的活水江河中,而又不想如此待人,这在心理上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关爱别人的人无法爱神,正如不懂九九乘法表的人无法做数学题。他们可能很熟悉圣经,可能很会敬拜,或许会小心翼翼地不闹丑闻,被认为是灵命很好的人。但这是一个错误,而且这个错误对教会内外的人都会造成严重的伤害。正如爱是律法的终极展现,冷漠则是罪的终极表现。


那群坐在那里听耶稣讲道的“律法教师”的写照,正是如此。他们没有朋友可以带到耶稣面前。而对那需要耶稣触摸的瘫痪病人,他们没有丝毫的关爱。



在团契中成为完整



第一世纪过去了,这样的人仍未绝迹。教会充满了那些自以为爱上帝的人,而他们对于上帝如此关切的众人,却缺乏爱心。我了解这样的人,因为我往往也表现出同样的症状。我也曾挣扎于那折磨律法教师的自以为义当中。我像他们那样坐在那里、指责别人的不是,忘记应该抬起褥子、拆屋破顶,将爱付诸行动。


耶稣关心那些批评他的人。他爱他们,如同他爱把同伴从天花板缒下来的那些人一样。因此他采取行动,仿佛在说:“如此一来,你就看到我有权柄……”他转身向那个褥子上的人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一片沉寂,大家屏息静观。


显然地,如果这个人过去是瘫痪的,肌肉大概都萎缩了。如今耶稣不仅医治了他的瘫痪,还附赠健壮的体格。


那人站起身来,从地面拾起褥子。他把褥子折好。原本,他一直都躺在这褥子上。骤然之间——永远都不必如此了。

他的世界从三乘以六尺的地界, 扩展为他双脚能行走之处。


不仅是他的身体得着医治,他的心灵、他的灵魂亦然,每一项罪都得到赦免。


无论就身体、人际关系或灵性而言,他是整屋子里最健康的人。


想象一下,当他渐渐老去,迈向八旬之际,他这群朋友都得拄着拐杖或辅行器时,他的双脚仍健壮如昔。他有最佳的原厂保证书。


一个接一个,这人的朋友中开始有人去世。每当他看到这张褥子,就想到过去这小小的团契,这群朋友为他拆屋破顶。他所得到最大的礼物,就人而言,不是他的双脚,而是他的朋友。没有礼物比得上归属于一个社群。


褥子团契仍然存在,四处可见:在友谊里、在婚姻内或教会中,只要有群人为其成员的益处不求回报、不计代价地委身到底,并且付诸行动。要成为这团契的一员并不容易——有些人的褥子可能很沉重、很令人难堪,而且总是有忙碌、惧怕或冲突的“屋顶”需要拆除。不过一旦进入团契,将永远舍不得离开。在此团契中,得着医治、成为完整。耶稣也在此团契之中:“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18:20)



节选自《褥子团契》,作者[美]奥伯格




阅读

上一篇:挑剔别人的毛病,往往是自身出了问题
下一篇:【原创】经常说这样的话,才不会培养出“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