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上帝视野下的诺贝尔奖

2017-10-09 综合整理 综合整理

每当诺贝尔奖揭晓的那一刻,总会引起许多讨论。无论那些得主此前被遗忘在怎样的角落,这个奖项本身,会让他们瞬间成为热议的焦点。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也不例外!许多文学爱好者还在讨论,为什么得奖者是石黑一雄,而不是村上春树。


众所周知,诺贝尔奖自1901年首次颁发以来,成为令世界瞩目的盛事。它分设的物理、化学、生理或医学、文学、和平五个奖项,牵引着各领域卓有建树之人的梦想,为人类输送着最顶尖的人才。


然而,关于诺贝尔本人的生平,普罗大众所知甚少,在诺贝尔的生平中,有一位牧师对他的影响非常深远。这位牧师后来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是因为他对世界和平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和诠释。


▲诺贝尔墓


诺贝尔对生死的看法


诺贝尔奖很有名。但直至今日,阿尔弗雷德·伯恩哈德·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1833-1896),却可能仍不太为人所知。


至于诺贝尔和他的牧师,也许就更鲜为人知。但看看这位瑞典人的传记,会发现这方面的记载。


跟近代以来受启蒙运动影响的很多西方人相似,诺贝尔虽然小时候在教会受洗,他却不喜欢有组织的信仰,他的信仰也不正统。


但主持诺贝尔追思会的,仍然是位牧师。在离开这个世界前的一生中,诺贝尔在科技及企业世界的名声很大,然而他可以坦诚交流自己内心复杂世界的朋友却很少。


这位牧师就是其中一位。他叫拉尔斯·奥洛夫·约拿单·瑟德布卢姆(Lars Olof Jonathan Söderblom,1866-1931)。


诺贝尔晚年的很多时间在法国巴黎度过。他不喜欢有组织的信仰,却在巴黎参加一家瑞典人的教会。那里的牧师就是瑟德布卢姆。


那时的瑟德布卢姆很年轻。他也是瑞典人,除了作牧师,他还在巴黎的索邦大学研究神学,后来成为那里第一位在基督新教——相对于天主教的抗议宗——领域获得神学博士的外国人。


诺贝尔跟这位比他小33岁的牧师分享他对信仰的看法和挣扎。他也出资帮助他的教会。离世前几周,诺贝尔给这位牧师看他创作的戏剧手稿。


在追思会上,瑟德布卢姆引用了诺贝尔戏剧手稿中的台词,说这段话体现了诺贝尔离世前对生死的思考:


“默默地,你站在死亡的祭坛前!这里的生与之后的生构成了一个永远的难题;但它正在熄灭的火花却唤醒我们将自己献给神,也让所有其他的声音都安静下来,除了信仰之声。轮到永恒说话了。”


瑟德布卢姆分享这段话,是在1896年12月17号,诺贝尔病逝七天后。


▲拉尔斯·奥洛夫·约纳坦·瑟德布卢姆(Lars Olof Jonathan Söderblom,又称纳坦·瑟德布卢姆,1866年1月15日-1931年7月12日),瑞典牧师,瑞典教会乌普萨拉大主教,1930年因倡导世界基督教会间的团结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他所理解的真正的和平


不知道,诺贝尔是否已经想到过。1930年12月10号,也就是诺贝尔去世整整34年后,这位曾经做过诺贝尔牧师的瑞典人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如果第一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因为创建了国际红十字会而在中文世界还有所耳闻,这位瑞典牧师可能就更没什么名气了。


瑟德布卢姆获奖的理由,在于他在教会合一及世界和平上的贡献。那时,他已经是瑞典路德宗教会的大主教。


他在第二天获奖致辞的题目叫做《教会在促进和平中的角色》(The Role of the Church in Promoting Peace)。


他谈到了教会合一。他说,合一是在基督的十字架上才最显著的体现出来。


他谈到了当时欧洲教会及社会的具体状况。他说,他这一代人经历的不仅是世界的大灾难,也是人内心的暴力革命,那些相信进步会带领人类进入乐园的人,却突然发现自己正处在最黑暗的地狱中。


他谈到了如何实现真正的和平。他说,如果让我们跟我们自己的自以为是及邪恶欲望和平共处,真正的和平就永远不会到来,人需要跟我们及他人当中的那个古老的亚当也就是老我斗争才行,通向和平的路是窄的,那就是悔改。


这些,不知是否诺贝尔当年从这位牧师那里听到过的。这篇演讲辞,可以在诺贝尔奖的官方网站上读到。


获得诺贝尔奖几个月后,这位曾经做过诺贝尔牧师的瑞典人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诺贝尔奖与基督教


诺贝尔奖从创立的开始就与基督教信仰密切相关,因为诺贝尔本人就是一名基督徒。诺贝尔出生在一个基督教家庭,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诺贝尔很小的时候就被母亲带去教会,成人后接受了洗礼。诺贝尔自小就从母亲那里学习了奉献的精神,他还曾把母亲留给他的遗产全部捐出。因此,他在去世前才能留下那样的遗嘱,把自己所有的财产捐献给人类。


诺贝尔奖最初设有五个奖项,物理学奖、化学奖、生理学或医学奖、文学奖、和平奖,后来在1968年,由瑞典银行出资增设了经济学奖。一项统计显示,诺贝尔奖颁发100多年来,得主多为基督徒,或拥有基督教信仰。以下,笔者试着从中列举出一些。


伦琴.jpg

▲发明X射线的伦琴


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第一任得主,是发现了X射线的威廉·康拉德·伦琴。今天,X射线已经被广泛使用在工业、医学等领域,我们都能享用到X射线所带来的方便,这是因为当初伦琴的一个决定。当X射线刚被发现的时候,一位医生就利用X射线找到了病人腿上的子弹,于是各大企业家蜂拥而至,想要出高价购买X射线的技术。但是,伦琴想到,如果这项技术被某个公司独占,许多穷人将出不起钱去照X光照片,因此就把这一技术奉献了出来。当时,著名发明家爱迪生得知这一消息后也深受感动,为接收X光发明了一种很好的荧光屏,并且也没有申请专利权。并且,伦琴得到诺贝尔物理学奖之后,就将数额为5万瑞典克罗纳的奖金转赠给了沃兹堡大学。


如果说伦琴奉献出X射线这一技术是他基督信仰的实践的话,那么X射线的名字则更明白地体现出了伦琴的基督教信仰。在希腊语里面,基督的第一个字母就是X,而《新约圣经》最初就是以希腊文写成的。因此,伦琴将这一光线称为“X光”,也就是“基督之光”,取的是《圣经·希伯来书》4章12节的含义,即“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此外,耶稣也曾亲自说过:“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约韩福音9章5节)


谈到诺贝尔奖得主,则不得不谈一谈第一个曾两次获得诺贝尔奖的居里夫人。居里夫人曾与丈夫共同研究发现新元素“钋”和“镭”,对医学,尤其是癌症治疗的进展起到巨大作用。与伦琴一样,居里夫人也没有为自己的研究成果申请专利,而是无偿奉献给全世界人民。


关于居里夫人的信仰,并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证明她是基督徒。不过,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居里夫人从小生活在一个基督徒家庭,她的父母都是基督徒,母亲尤为虔诚,因此在居里夫人小的时候,对她曾有过不少影响。


德兰修女.jpg

▲德兰修女


在所有的女子中间,有一位女子赢得了整个世界的关注和褒扬,她就是获得1979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德兰修女,并于2009年被评为诺贝尔奖百余年历史上“最受尊崇的”三位获奖人之一。


德兰修女则是天主教慈善家,她生前不辞劳苦地侍奉印度各地被人遗弃的、垂死的及最贫穷的百姓。她曾经把无数有病的印度人从贫民窟中带到中心,让他们能够得到基督的爱的关怀,因此也赢得了“加尔各答的天使”的美誉。今日,她所创办的仁爱传教会在全球超过140多个国家。


马丁路德金.jpg

▲马丁路德金


而另一位与德兰修女同时获得诺贝尔奖百余年历史上“最受尊崇的”三位获奖人之一的马丁·路德·金也信仰基督教,他是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1929年1月,马丁路德金出生于美国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父亲是一名牧师,先后在克罗泽神学院进修神学获神学学士学位,波士顿大学获神学博士学位,后成为牧师。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他领导了黑人争取平等权利的运动,并且在1957年,帮助建立黑人牧师组织——南方基督教领袖大会担任首任主席。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被中国作家莫言以其作品《丰乳肥臀》摘取。莫言的作品中基督教信仰的元素非常明显。湖南大学文学院的李洪玉评价说:“莫言的《丰乳肥臀》贯注了浓厚的基督教文化色彩。其中最显明的表现,一是《丰乳肥臀》的故事叙述模式暗含了从‘原罪’走向‘救赎’的《圣经》之内在结构;二是作家塑造大卫伟大母亲形象蕴含了基督教之平等博爱与牺牲救世精神。”莫言自己也曾说:“我不是基督徒,但我对人类的前途满怀着忧虑,我盼望自己的灵魂能够得到救赎。”“我希望用自己的书表现出一种寻求救赎的意识。”他还说:“在创作《丰乳肥臀》时,我去过两次教堂。小说中的上官童也去过两次教堂,在他走投无路时,投向了上帝的怀抱。”


莫言.jpg

▲中国作家莫言


而早在上个世纪60年代,诺贝尔文学奖就曾与中国作家擦肩而过。1966年以前,诺贝尔文学奖仅发给亚洲人一次,就是印度的泰戈尔。据说,此前,老舍、鲁迅、巴金、冰心、艾青也曾入围诺贝尔文学奖,成为候选人,不过只有老舍凭着《猫城记》等作品曾打入过候选人的前五名,而且摘下第一名的桂冠。可惜的是,那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时期,老舍被迫害致死,因此已经决定要发给他的诺贝尔文学奖转而发给了以色列作家阿格农。


诺贝尔奖的创立,是诺贝尔基督教信仰在生活中实践所结出的果子。它如同上帝种下的一棵树苗,如今已经经过一百多年的成长,渐渐枝繁叶茂,结出了更多的果实。而从这些果实中,我们处处都可以发现基督信仰闪耀着的光辉。

阅读

上一篇:老外是如何过国庆的,这才是爱国的正确姿势!
下一篇:知识焦虑的年代,我们需要喝一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