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的后代:作恶者是否值得被饶恕?

2018-05-01 张嘉慧 基督教今日报

面对历史悲痛,无一人应置身事外。

 

游亚旭,犹太大屠杀幸存者的后代。

 

犹太人大屠杀,是希特勒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发起的种族灭绝运动,被视为二战中最残忍的暴行。

 

据数据显示,当时欧洲共有近900万犹太人,其中近三分之二被害,德国在此次种族清洗中、屠杀近600万犹太人,其中包括近150万儿童。这场大屠杀对犹太人而言,是巨大的打击。

 

身为犹太人之子的游亚旭(Asher Yarden),其母亲是这场大屠杀行动的幸存者。

 

在希特勒大屠杀罪行过后的70年,世界面临一个议题,到底这些希特勒纳粹党成员是否值得被饶恕?“身为经历过大屠杀幸存者一员的我,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充满‘情绪’的议题。”


wisdom180501.jpg

 

饶恕与悔改,关系到生命最深层的意义

 

饶恕这个举动,对愿意饶恕的那一方,以及被饶恕的人而言,扮演什么角色?在他们生命中的影响又是什么?以“幸存者后代”的身分谈饶恕,游亚旭说,悔改及饶恕,是关乎到每个人非常个人化,且在生命中有很深层的意义。

 

当犹太大屠杀的幸存者和家属选择饶恕时,令人非常感动。他们做此选择,不是从人的自然反应—以更大的报仇来解决仇恨。这是极为不易的选择,但也有人会担心或疑问,这样是否会使加害者轻易逃脱该负之责?

 

“饶恕这个功课,特别对基督教、犹太教的信仰,非常关键,”游亚旭表示,饶恕,是需要“过程”的;饶恕不能靠单向的举止来执行,也非单次的行动就可解决,更不是因为欲借着饶恕,把手上的血洗干净。“更长远的(来看)一个饶恕,是使得加害者能被接纳,回到原本的社群中。

 

饶恕是允许关系得以修复的选择 

 

饶恕对整体的犹太人,有什么意义?首先要明白饶恕这个概念,在犹太信仰中的位置。在犹太信仰中,饶恕以及报应(结果)是不同的意思。饶恕是饶恕者允许自己和那位被饶恕者之间的关系,能够修复。

 

当犹太人饶恕时,意即,关乎你所做的一切,是你该承担的报应后果,但即便如此,我仍然选择饶恕你,使得我们之间的关系能恢复

 

在犹太信仰中,饶恕是关键到人与神之间,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圣经》中有许多例子,是关于神如何饶恕人的过错,以及人彼此之间的饶恕;在我们生命中,也当活出神的属性。

 

游亚旭指出,饶恕在神创世一开始时,就已存在。饶恕能帮助解决人们在互动过程中被冒犯、被伤害的问题;饶恕能使原本的关系,比那个冒犯从未发生过,还来得更密切,这完全是因饶恕带出的果效。

 

加害者如无悔改,如何饶恕?

 

“对犹太人,在我们犹太律法当中,我们其实是没有资格接受别人的饶恕,除非我们先回转。”意思是“悔改”。

 

悔改包括陈述伤害的事件、加害者的懊悔,以及尽所能补偿原本的伤害,在完成这些后,加害者才有资格恳请受害者的原谅。

 

当加害者没有经过这些悔改要件,就没有资格获得赦免及饶恕,也不应得到。“如果对方没有完成悔改的要件,就不能轻易给予赦免,否则带来的结果,只是让加害者更加麻木。”


此外,当受害者已不在场或不在世,显然加害者要得到饶恕的机会变得微小;而任何一个非受害者,没有资格在旁提出是否该赦免的建言。

 

若受害者已不在世,加害者至少还能尝试满足那些悔改要件,以及尝试的实际偿还给受害者的家属,在这种情况下,唯独天上的法庭才能决定这个加害者的悔改是否够诚恳,以及能否获得饶恕。

 

行公义,往前看

 

回到原本的议题“纳粹党是否该获得饶恕?”答案非常显明,加害者想补偿在大屠杀中所做的罪过,是需要何等庞大的补偿;也回到另一个问题,我们有看到任何一个纳粹党人尽所能的懊悔,并超出人所能做的努力来补偿吗?

 

即便有这样做的纳粹党人,那些被他杀的犹太人,也已不在世上,被杀者根本没有机会来评估要否给予饶恕。所以,只能得到一个答案——我们实在无法饶恕任何一个纳粹党员,若我们选择饶恕纳粹党,但他们并没有悔改、进行补偿时,“我们等于是藐视了这些受害者的生命。”

 

同时,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仍旧可以借着一步一脚印的行出善行,相信这些努力能带给世界更多和平、和好与和谐。

 

游亚旭特别对于年轻人鼓励,要做的就是——行公义、支持那些幸存者,以及往前迈进、往前看

 

“光可以驱散黑暗,我们唯一能做、且理当如此做的,就是往前迈进,往前看,这就是以色列面对新的德国所做的——往前迈进,但永远永远不会忘记历史。”



选自“基督教今日报”;小标题为编者所加;特此致谢!

阅读

上一篇:10个理由告诉你,为什么作见证如此重要!
下一篇:【突发·代祷】印尼三间教会在主日遭遇袭击,在恐慌中求神赐下安慰和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