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从恋爱走向婚姻,需要持之以恒的热情和异象

2017-10-12 梅麦克 康培思
从恋爱到结婚,得跨出信心的一大步,将一生的赌注下在一个属灵的经验上。除非对爱的真谛有了新的了解,否则人不能进到婚姻的恩典里。


真爱常常是命定的,早在时间存在之前就已安排好了,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一连串巧合。当然,命运是“神之旨意”的世俗称呼,而巧合则是“神之恩典”的一般说法。


这个事实──亦即爱是出于神永恒旨意的安排──岂不大煞风景,抹杀了它原有的清晰与自然味道?当然不会!


事实上,爱的根本特质,就像古希腊戏剧最后从天而降,介入错综复杂的剧情,了结一切的神祇,常是出人意料、突如其来的,给人带来耳目一新的惊奇。它像是新创造的东西,前所未有,与以往的经验完全不同,簇新,且具有革新的气势,继续不断地重整人的生命道路。


我们所以知道爱是从神而来,并知道所经验的是爱,主要是因为它临到的方式与形式,绝对是出乎我们预料之外的,像从天而降那般突兀。这是神的恩典,纯粹又白白赏赐给人的;是神将自己倾注给人,以令人屏息、出人意料的速度,扩散到人的生命里面,以期能造成彻底的更新与改变。


“恋爱”其实即意谓着(不管当事人承不承认)从神那里获得了启示,以致对一切事物的本相,有了新的透视,对生命的潜能有新的体认。


不过,恋爱中的人立刻得做一个决定,决定他愿意让他的生命有多少部分归这个异象所管理。


从恋爱到结婚,得跨出信心的一大步,将一生的赌注下在一个属灵的经验上。除非对爱的真谛有了新的了解,否则人不能进到婚姻的恩典里。显然,这不是我们自己可以办到的事,这乃是一种超越的经验,是神所赐的异象,透过一个特别的人作媒介,突然临到我们身上。


然后,我们与这个人携手站在公众面前,郑重宣告我们所拥有的这异象,是多么戏剧化又叫人深信不疑。


这经验是那么惊天动地,以致我们很自然地就将自己完全委身于它,当场就立下山盟海誓,愿将余生献上,竭力追求、探索试验、享受、不断更新这个异象。


这确实是一种“实验”──不过这实验,若非我们不计后果地将全人摆上,否则就全然无效。我们发誓说:基于这异象中的经验,我们将永远相爱不渝,“直到死使我们分离”。


我们已站在高峰上,遥见新地界,深信那远景值得我们启程跋涉。假使在死之前,我们就停止相爱,假使在途中的任何地点,我们放弃了行程,那么我们就会退化到另一种信念,否认根本没有登上巅峰、看见新地界那回事,认定爱情是不实在、不持久的东西,只是过眼烟云的幻梦、错觉、失误、一时冲动、感情用事、偶然造成的情势。我们势必得粉碎、拒斥、否定我们这一生当中最深湛的属灵经验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离婚会那么令人痛苦的原因:它不仅使夫妻劳燕分飞,而且在许多方面,也使人离弃信仰。


奇怪的是,不管当事人的信仰是什么,都难免有这现象发生,甚至连那些信奉自私自利、享乐主义的人,其信仰也会因离婚的悲剧而搁浅。


现代人流行一种说法,亦即所谓的:“好聚好散”,甚至“分手后反而成了更好的朋友”──这实在是荒谬之至的神话。因为两人会分开,即表示两人之间有不愉快及敌意存在。


说了这些,有一点须澄清的是:离异有时候反比夫妻同居却终日仇恨要好,而且也较蒙神悦纳。就某些个案而言,离婚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不管特殊的情况为何,有一个事实是不变的,就是:任何方式的离异,都不可能不造成极严重的后果,因为爱为我们展开的异象是如此甜蜜、美妙、超越,以致没有任何东西堪与之媲美,即使只浅尝到一点爱的滋味,相形之下,其他任何事物都空洞无意义,如尘土般鄙贱,更别提曾痛快享受婚姻的盛筵了。


有些人想尽办法要拒爱情于千里之外,这又何足以怪呢?因为我们都很清楚:爱情就像一场剧烈的革命运动,使人的头脑装满狂乱的梦想,而非清明的理性;它又像一个危险的理想主义者,急切地想攫住我们,从头到脚地摇撼我们,将我们原有的思想、雄心都抖落净尽,彻底地将我们的心改造一番,填进另一套新的生存动机。人只要稍微向这努力让步一点,立刻就被其狂飙卷走了;我们只要向爱让步一寸,它就盘踞了我们整个生命,而且速度快得像闪电,只要眨眼的工夫,就成为它的俘虏。


image.png



节选自《比翼双飞》,[加拿大]梅麦克(Mike Mason) 著,严彩琇 译



阅读

上一篇:【原创】鹿晗公开恋爱没什么,婚后怎么持续相爱,才是真爱的试金石
下一篇:【原创】家长必读:不是孩子不好好吃饭,是你方法没用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