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婚姻不是满足你爱的地方,神才是

2017-10-24 汤盖瑞 康培思

对婚姻满怀憧憬的人一旦进入婚姻,很快就梦想破碎了,他们看到的是生活的琐碎和人性的对抗。事实上,婚姻不是满足我们爱的地方。把对婚姻的过高期望转移到神那里,我们才有动力维持继续相爱。


2.jpg

我们得提醒自己,从人身上寻找只有神能给的东西,何其荒谬。一位好友有个儿子叫诺兰。这孩子4岁的时候看见我搬运着相当庞大的箱子,于是很认真地问我:“盖瑞,你比较强壮,还是神比较强壮?”


他的父亲当时笑得东倒西歪。当然身为大人的我们会觉得拿自己的力气与神相比十分可笑,可是又有多少“大人”会回过头来,也许无意识地问:“是你还是神能满足我?”不知怎么的,这个问题听起来竟不如先前的问题可笑了!


我相信夫妻在婚姻中的许多不满来自于过高的期望。我有一台早已过时的486电脑,我知道有些工作我根本不能奢望它执行。因为它的内存不足,对某些程序的执行效能不佳,无法进行特定合并工作。并不是说我的电脑很差,只是我不能强求它做超乎原本设计功能的事。


同样的道理,有些人对婚姻期望太多。我们想从婚姻关系中获得绝大部分生活满足,这是一种奢望。没错,夫妻相处绝对能带来快乐时光、意义价值与整体的成就满足。但我的妻子不能扮演神,而我受造时便已拥有渴慕神的灵。若这份渴望没有神亲自滋润,我将始终感觉那一份颤痛。


如果结婚的目的在于享受满足、追求快乐,那么我每两三年就得“重新”结一次婚。然而我若真心渴望神由里到外彻底更新我这个人,则必须专注于改变自己,而非改变配偶。事实上,你甚至可以说,我的另一半越难以应付,我就越有机会成长。正如运动时我们全力以赴,“关系的体操”也需要投注精力。如此,我们的心才能受到真正的操练。

3.jpg

我定意改变自己,并不是为了拥有零冲突的婚姻,也不是想让自己更快乐、更满足。我抱持的心态是,许多生活情境能帮助我从神那里找到自我的意义、目的与实现,而婚姻生活就属其一。丽莎并不能使我快乐,我是说在最终极的层次上。我们当然共度了非常愉快的时光,她是这么好的妻子,超过我所想所求——然而这些愉快的时光散落(有时甚至是埋没)在按时付清账单、管教孩子、维持生计、清理房子等等现实生活的责任、挑战与期待之间。


我想,我所追求的是一对一的终身亲密关系背后那一份更宁静的满足、更深邃的意义,与更完整的目的。因为相信我和神的关系是自我意义的根本,我要探索婚姻如何让我更亲近神。


还有另一个理由支持这一点:对所有人而言,婚姻都是永恒中的昙花一现。事实是,我与神的关系、丽莎与神的关系,都将比我们两人的婚姻维系得更长久。很可能我们其中一人先进了天家,那时另一半将独自留在世间,不再是婚姻中的人——甚至有可能另行嫁娶。


对基督徒而言,婚姻是一种“接近终极”而非“终极”的事实。正因如此,丽莎和我可以共同追求神,承认唯有他能抚平我们灵魂的颤痛,并借此找到更丰富的人生意义。我们可以将家庭经营得更美满和谐;我们可以尝试保持性生活的新鲜有趣;我们可以做些表面上的改变,以保持至少是尊重与礼貌的姿态。然而我们两人最渴慕的,是亲近创造我们的神。如果这一层关系对了,我们将不会苛求,或期待彼此去填补自己灵性的空虚。


s24402373.jpg




节选自《在婚姻里德胜》,汤盖瑞 著;江淑敏 译



阅读

上一篇:随随便便离婚,是因为没有认认真真相爱
下一篇:男人娶什么样的妻子,会影响他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