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那个曾经相信物质至上的人,后来怎么样了?

原创  2018-07-09 梦潇 投稿

从前的我,正如同下面两个故事中所讲述的——在物质中迷失,在困扰中出走。


story180709.jpg


当爱>物质


如果你问阿辉,他将来要做什么?他一定会说,“不是从商就是从政呗,不然还有什么能赚钱的?”物质论的重要性对于阿辉从来不是一个讨论题,而是一个前提。对于阿辉来说,只有物质是实在的,看得见摸得着,这两点特质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爱情会从指缝流逝,但钱不会长腿溜走。


直到有一天,阿辉遇到了秀娟。隔壁班不是没有漂亮且有钱的女生喜欢阿辉。玲子就是一个,温柔善良又害羞,连给他递一张圣诞节卡片都扭扭捏捏得脸红成一片。这样的女生好吗?当然好,这件事情使他从大一开始就成为了全班男生艳羡的对象。当所有人朝阿辉起哄的时候,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爱情能有几斤重?”而秀娟,既不温柔也不善良甚至不漂亮,阿辉竟然为她买早餐剥桔子削平果。


可见,喜欢一个人有时候是很没有道理的问题,就和你的思想有几米宽一样。就算你回答了有绕地球好几圈那么宽,也永远无法用精确的度量标准来衡量。


原来,否定物质论的时候,往往是一个人的情感最为纯粹的时刻。阿辉承认爱情之重是他生命所不可承受之重的时候,他终于摆脱了以往物质论的信念。人是没有办法不彼此相爱的,物质论永远无法解释爱。


正如约翰福音4:19所说:“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

 

出走,为寻找永恒


老和尚带小沙弥到一片空旷的地方,问他:“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草在动。”


“你看见了什么?”老和尚又问。


“我看见风在动。”


老和尚叹了口气,“相由心生,是你的心在动。”


小沙弥不解,“我如何才能平静呢?”


“闭上眼睛。你看见了什么?”


“虚无。”


老和尚语重心长地说,“四大非有,五蕴本空。一切皆为虚空。若是有一日,你看世界的样子是你闭上眼睛的样子,你便不会有那么多杂念了。”


小沙弥还有一个没有开口提的问题是,心动的前提是有心,若心也是虚无,又如何会动呢?小沙弥尝试了无数次闭上眼睛,假装这个世界就不存在了。但是每次睁开眼睛,世界还在,太阳还在,月亮还在,星宿还在,他的困扰也还在。


这不禁让小沙弥怀疑世上有永恒不变的事物。他抵挡不住好奇心,还是决定出走了,去外面的世界找一种永恒存在的,不属于虚空的意义。

 

从筷子思考信仰


以上的故事纯属虚构,而人物的状态却与我曾经的状态相仿。


阿辉是初中时代的我,相信一切背后都有原因,相信物质,相信金钱名利地位,而否认一切非物质的价值甚至是存在。直到我开始承认感觉的存在,爱的存在。


小沙弥有些像高中时候的我,怀疑一切的存在,只相信自己的思维,自我中心,以为倘若看一切为虚空,就可以保持心中的平静安宁。直到我发现我对于唯心论的困惑并没有减少,成了那个出走的小沙弥。


后来我觉得物质和精神并不是矛盾的存在,可是如果人生只是意外的形成,又有什么意义呢?为什么我看了许多书,获得了许多思想,物质上也无所缺乏,却依然没有得到满足呢?


刚接触基督徒时,我觉得他们的思想很狭隘,因为他们只接受世界上有一位神,并且必须是上帝。我大学时代信主以后才发现,无神论者才是狭隘的,因为他们预设了没有神的前提,直接将神放在讨论之外,还不够狭隘么?真正开放性的敞开的讨论应该是没有预设前提,可能有神,也可能没有神,然后再来讨论各样关于人生的问题。于是后来,圣经也顺理成章地解决了我对于人生所有的问题。最后一个故事,也是真实的故事。


有人说,这一辈子唯一拿得起放得下的是筷子。而我正好相反,潇洒自由,无牵无挂。或许我唯一拿得起放不下的便是筷子,毕竟惟生活与美食不可辜负。于是我理所当然地以为信仰也是如此。在我初信之时,我虽然接受了神是超自然的存在,基督为了我的罪被钉上十架,且死后三天复活。但是我曾经一度陷在一个罪里面,且不愿意出来。那时的我开始怀疑神的存在。我反复问自己,这个神到底是不是信就有不信就无的神,是不是我不信神了,我所犯的罪便不是罪了,我也再无需为此感到内疚?


我尝试着去相信神不存在,但是犯罪的内疚感却丝毫没有减少。终于,我明白不论我是否相信,这位神都是存在的,且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如诗篇90:2所写,“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神。”


不论我是否相信,末后都有审判。思考清楚以后,再没有怀疑的必要。若是想要在神面前站立的住,还是规规矩矩早些悔改得好。


于是从此以后,我拿得起放不下的东西又多了一样,便是信仰。


梦潇,90后北美神学生,寄居者,天路客。


感谢著者汇寄,“今日佳音”首发

版权归作者及“今日佳音”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来源


赞赏
阅读

上一篇:事业高峰期遭遇背叛和家暴,知名服装设计师的人生迎来大反转……
下一篇:【原创】逐光而行,却是扑火灯蛾;真光引导,方得眼明心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