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牧师也会患癌症?听听患癌后的寇绍恩怎么说……

2017-05-28 综合整理 今日佳音

日前,台北基督之家的“幸福主日”主任牧师寇绍恩以“出路——风雨中的避难所”为题,分享其病中的恩典与生命经历。


不少弟兄姊妹在寇绍恩生病期间问道:“寇牧师,不好意思,我们能不能问你个问题?牧师也会得癌症喔?”、“神不是爱吗?既然神是爱,为什么要让你得癌症呢?”


寇绍恩坦言,自己在生病期间,并没有好好照顾身体;但同时不免也会想:“即便如此,神是全能的,难道不能阻止这件事的发生吗?”


养病期间的他,体悟到神允许“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是生命中很深的一个学习!


timg.jpg


更多的想靠自己



 《哥林多前书》1013节提到:“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


神从未应许“基督徒”的生命必定天色常蓝、一帆风顺。不过,神却答应我们两件事:


1、祂知道你能承担多少,不会给你一个担子过于你能够担的。


2、当你面对生命难处时,祂总是给我们“开一条生命的出路”。


什么是“生命的出路”?华人文化中,一般提及“平安”时,同时习惯与“无事”一词连在一起,“平安无事”,即是“没有出事”。倘若“无事”即是“平安”;那么,人恐怕很难真正享受“平安”;因为,你永远都在担心何时会“出事”?“今天没有出事,那明天呢?今年没有出事,那明年呢?婚姻没有出事,那健康呢?儿女没有出事,那事业呢?”


成为基督徒后,神给我们的路并非“永远无事”;然而“有事”,又怎能“享受平安”呢?出事了,不就应该“忐忑不安”吗?寇绍恩引用《马可福音》4章中“耶稣平静风和海的故事”,带领会众从中看见“4位渔夫的回应”。


《马可福音》435-41节:“当那天晚上,耶稣对门徒说:我们渡到那边去吧。门徒离开众人,耶稣仍在船上,他们就把他一同带去;也有别的船和他同行。忽然起了暴风,波浪打入船内,甚至船要满了水。耶稣在船尾上,枕着枕头睡觉。门徒叫醒了他,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吗?耶稣醒了,斥责风,向海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就止住,大大的平静了。耶稣对他们说: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他们就大大的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


耶稣的12门徒中,至少有4位——彼得、约翰、雅各布、安得烈,非常熟悉水性;当他们打渔时,也许会这样说:


讲道,听耶稣的;医病,听耶稣的;赶鬼,听耶稣的;死人复活,也靠耶稣。但是,“开船”,听我的!“打渔”,听我的!“撒网”,听我的!——因为我专业!


20岁的寇绍恩,也曾对自己这样说:“我不可以让我的人生不知道,我什么事情都要知道。”


“我没有别人那特殊的背景,如果我不比别人更认真,就会追不上别人!”


“我要自己拥有的一个东西,是别人没有的!”


他甚至曾向神表示:“在我的生命当中,我能够做的我都自己做,认真的做,好好的做,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不麻烦你!如果真的不行了,我就找你,在我还可以的时候,我就自己来。”


然而,神却经常透过上述经文提醒,他就像那“4位门徒”,在风浪时,觉得我行、我会、我能、我专业、我来……,耶稣,你去睡觉!真的不行了,我再来叫你。


timg (1).jpg


当变数忽然发生



当寇绍恩安静灵修时,神总会告诉他:“寇绍恩,你过头了。”他心想:“努力也有错吗?不努力就会被换掉啊!”百思不解的他,在一段期间中,总不断听见神这样对他说:“寇绍恩,寇绍恩,你过了。”


后来,他明白了。当我们成为基督徒后,我们跟神的关系有两个层面:1、祂是我的“救主”(Savior)2、祂是我的“主”(Lord)。神仍不时对他说:“寇绍恩啊,你什么东西都抓在你手上!到底我是主,还是你是主啊?”


《马可福音》437节提到:“忽然起了暴风,波浪打入船内,甚至船要满了水。”


在其中的“忽然”以前,门徒们用自己的方法、专业,来让这艘船“平衡”地往前行驶。只不过,在他们生命中,出现了两个字——“忽然”,而使得生命充满“变数”;有非常多的变数是我们抓不住的,当变数突然临到时,我们努力维持的“平衡”就会开始晃……


当寇绍恩得知自己罹患“癌症”,也是非常“忽然”。


20151215日,寇绍恩到医院去探访一位弟兄,两人聊完时,弟兄听见寇绍恩说:“时间到了,我要走了,我胃不太舒服。”于是他赶紧请寇绍恩去照胃镜。当时寇绍恩心想:“没那么严重,因为我是长期会胃不舒服、胃酸逆流……等;所以,我非常知道,什么时候要看医生,什么时候不用看医生,什么时候要吃什么药,什么时候不用吃,什么时候要吃国外进口的药…这些我完全都知道,我有很多的SOP!”


但那位弟兄坚持要带寇绍恩去检查。殊不知,这样的一个隐隐作痛,心里一点也没有准备之际,他就“忽然得知,得癌症了!”


20161月初,他不断进出医院。当院方表示:“赶快,现在有病床了,赶快来住院。”他就赶紧住院。后来院方又说:“没有,你回家好了。”他便回家。甚至医院的诊断,一开始说是胃痛,后来说不是胃,可能是胆;后来说不是胆,可能是胰脏;后来说不是胰脏,可能是大肠;后来说不是发炎,是癌症……


在两个礼拜中,寇绍恩最害怕面临的事情,就是“变动”。他这样形容自己:


“我常常觉得我走在钢索上面,手上拿着平衡杆,我要不断的平衡,平衡这边,平衡那边……而在这样过程中,我最害怕的,就是‘变动’。”


“因为,当我好不容易弄到‘平衡’了,这边突然碰一下,我要再平衡一次,那边突然碰一下,我又要再平衡一次……这样的生活,每天都在平衡、平衡……”


寇绍恩坦言,“其实我一点都不怕死,因为我知道我有永远的生命,我知道我离开世界后,我会往哪里去。”、“你知道‘死’让人最害怕的一件事,就是因为它是未知。但如果你有一个确据,你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只是,我讨厌那种‘变动’的感觉,我觉得人生好像站在‘钢索’上面,我尽力要维持一个平衡,我不得不说,‘我失控了……’”


《马可福音》437节提到:“波浪打入船内,甚至船要满了水。”寇绍恩说:“船要满了水,就是要沉下去了!”当他不知道怎样“发展”,也就不知道怎样“应对”。


timg (2).jpg


是否愿意交给祂?



当他被推进手术房时,心想,“淋巴癌末期”,自己还有好多事尚未处理。首先,就是家人、妻子、儿子及母亲;应如何处理现在的状况?应怎样对这事有最好的安排?他打了3通电话给3位牧师,这3位牧师是寇绍恩非常信任的人。


第一通(打给小哥哥):我要进手术台了,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出来,如果不能出来,我知道你很爱乃迪(寇绍恩儿子),我把我唯一的儿子交给你。请你一定要帮我照顾我的儿子……


第二通(打给最好的牧师朋友),我现在要进手术台,琪玫(寇绍恩妻子)很坚强,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但其实她坚强的背后,有很多事情是不讲的;万一我走了,你一定要照顾琪玫……


第三通(打给非常疼他女儿的牧师),说道:“牧师,我拜托你,如果我走了,你要照顾她……”


当寇绍恩打完这3通电话时,心中非常苦,同时认为,“你知道当一个男人,去跟另一个人说:‘我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交给你,请你替我照顾他。’事实上,这是非常无助的……”


绝望之际,神突然问他一句话:“你刚刚打那3通电话给谁?”寇绍恩回:“给我哥哥、给我最好的朋友、给最爱我女儿的牧师。”


主就对他说:“你为什么不把他们交给我呢?”


“寇绍恩,你不要再为你自己写剧本了,你自己都顾不了你自己了;你还要再安排这个,安排那个?交给我吧!”


那天是他生命中很特别的一个经历。他坐在医院,突然想到曾经在基督之家常讲到的一个例子:


“有一个老人,背着很重的担子爬山,那座山很陡,他爬得非常辛苦,在那个过程中,旁边有一辆卡车经过,于是司机就停下来问道:‘老先生啊,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背这么大的担子!这样吧,你上我的卡车吧,我载你上山。’哇!这个老先生好开心……”


神对他说:“这个例子,是对你自己讲的。你就是那个老先生!你上了‘救恩’的车子,可是你为什么不把‘担子’交给我呢?”那天起,寇绍恩清楚地经历一件事情,他挑(担子)不起来,他无能为力,他很难过,很懊恼去打这3通电话,把最重要的事情交给别人……


主又回他:“我没有叫你这样做,你交给我吧!”今天,主也在对我们每个人这样说!


《哥林多后书》35节提到:“并不是我们凭自己能承担什么事;我们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


《马太福音》1128-29节也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耶稣对他说:“你就是缺乏柔和谦卑。”寇绍恩却这样回:“有啊、有啊,我常常祷告,都交托给你。”主又说:“是的,可是你来到施恩宝座前,你没有把你的担子卸下来啊,你就是上了救恩的车,还再继续背担子的人!”


寇绍恩体悟,“柔和谦卑”就是相对我们心里面的“刚硬”。他藉此勉励会众,“成为基督徒,不要告诉自己说我就是这样。神一定有办法告诉你你不是这样。”


另外,“谦卑”的相反,也是“骄傲”。寇绍恩明白神对他说:“什么东西你都抓在手里。你以为你能,但其实你不能。”主又说:“你要不要学我,对付这两件事?”


“在我们不能,但在神凡事都能!”今天,不在于我们能不能、会不会;而在于“我们愿不愿意交给祂?”





阅读

上一篇:每一个日子,都是流淌的爱——我的生日感言
下一篇:获奖征文•见证 | 那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