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获奖征文·见证 | 信仰旅程

原创  2017-06-19 赵相楠 今日佳音

曾经

只希望自己活到30岁,

在最美的年纪自杀;

现在

学会包容,学会理解,

学会珍爱生活。

赵相楠



6岁,人生的拐角处

 

我出生在一个二婚家庭,到6岁为止我的人生是还蛮幸福的。但在我6岁那一年,父母离婚了。因为年纪小,不曾记过家里大人之间有过何种不和,大了以后,我也从来没有问过。我已不记得当初被判给谁,只记得有人好像问过我,你想与爸爸还是妈妈一起生活,我依稀记得,好像说了妈妈。


离婚后,在我的记忆里,我好像跟妈妈在一个很破的平房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来妈妈的哥哥,就是我的舅舅天天见我就骂,好像因为我是我妈的拖油瓶,想让我赶紧离开我妈。后来,我真的回到了爸爸家生活,在我的印象里妈妈的样子也日益模糊起来,等我上小学后再次见到妈妈的时候,我已经记不清她的脸了。



爸爸从来不会跟我喊,也不会跟我发脾气,即使我做错了,也不会大声责备我;太奶更是宠着我。


在我的记忆里,爸爸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养病,有时候还会昏睡几天。后来爸爸不止是肝硬化,接二连三发生很多并发症;洗脸的时候,还会经常流鼻血。但爸爸虽然被病魔折磨,但还是会努力参加我学校的运动会。最让我难忘的一幕的是,他带着浮肿的身体参加学校的活动。我们用鱼钩吊啤酒瓶子,爸爸每次都会努力的帮助我赢得奖品。


爸爸去世后,我跟太奶奶一起生活;那时她是我生命唯一的依靠和慰藉。太奶奶很爱我,虽然靠姑妈给的一点钱过日子,但每一次带饭去学校,都会为我准备肉。因为她听到别人在学校里有人说我,午饭都没有带肉。她不想让我受委屈。东北很冷,从小到大每年太奶都会给我做一个新棉裤,直到太奶脑出血病发那年。最后一条棉裤我穿到大姨家,直到穿不进去了,也再也没有人给我缝棉裤了。


有一次,我被同学欺负回到家,跟太奶告状;太奶说,第二天会帮我收拾他,我问,你知道是谁吗?她说:”不知道,但我到你们学校去训斥其他学生。”



我喜欢小动物,从朋友家里领养的小猫,太奶见我喜欢,就每天去菜市场买海鲜品摊位上的,一两块钱的,买摊位上卖不出去要扔的小鱼给猫吃,猫的屎尿把屋子里弄得臭臭的,太奶也重来不闲麻烦,因为我喜欢猫。最后有一次这只猫自己出去玩,就丢了。我非常伤心,太奶就买玩具熊给我,安慰我。


虽然父母的离异让我失去了家庭的温馨,但神透过爸爸,特别是太奶奶的照顾还是让我感受到自己深深的被爱着。

 


寄人篱下的日子

 

但没几年,因为失去孙子的打击,本来健康的太奶突然脑出血瘫痪了,我的世界真正的崩塌了。第一次感觉是那样的无助,就像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我没有了依靠。上小学4年级的我,需要一个稳定的监护人。但大姨也有自己的家庭,不可能长时间给我做饭,照顾我。我这样被姑姑们和大姨们来回推来推去几次。终于,妈妈在这个时候出现,我妈妈决定让我生活在大姨家,在这之前,妈妈已经改嫁去了韩国。后来妈妈过来大姨家跟我住了一段时间,每年回来大姨家跟我住一段时间,然后分开。


虽然是大姨家,但我总感觉在这个家是个外人,到处看眼色,再加上大姨夫非常的严厉,从小到大没有人对我这么凶过,即使是因为我做错了,但流眼泪的时候也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大姨家的姐姐们都比我岁数大,我又感觉姐姐们有时在嫉妒大姨对我的照顾,所以跟姐姐们也不是没有过小打小闹,我记得最严重的一次,有半年我和二姐都没有说过话,即使每天在一个房间睡觉,也互相冷暴力,最后大姨夫狠狠的训斥了我,我写信言和的。



终于在我初二的时候,韩国政策开放,妈妈把我弄到韩国去学习,跟妈妈一家生活在一起。跟妈妈生活的叔叔是没有孩子的,但我作为一个女孩子很难一下子接受和陌生人生活在一起,再加上青春叛逆期,本来就感觉妈妈从小就背叛了我,心里更不会接纳这位叔叔。无论叔叔怎么讨好我,我都不打开心扉。后来叔叔放弃努力,转而敌视我,在妈妈面前攻击我。最终,妈妈为了我,选择离婚,带着我独自生活。


这个时候是我心里最扭曲的时候,我恨所有人,我恨我爸爸,我把我爸爸照片都撕掉,我恨姑姑们,我恨大姨们,我甚至内心恨妈妈。为什么我就不能有个平凡的人生,为什么在最后受委屈的总是我。慢慢我的身体开始发胖,每天无缘无故的头痛,高中的时候每天都要吃药解决头痛,家里常备这种药。学业成绩也放弃了,也不会去设想未来,因为我的脑袋里都是这些年痛苦的回忆,已经让我无法自拔,精神上非常痛苦。



当时在很多人眼里,都可以看到眼里充满仇恨的我,却是没有办法,也没有这义务替我解开这诅咒。这样我跟妈妈相依为命到高中毕业,妈妈也默默忍受这样脾气不好的我。我因为成绩不好,妈妈没有花钱让我在韩国上好的大学,却只是在中国帮我找了一所大学让我上。当时,我看到姑妈家的孩子虽然成绩不好,他们却愿意花很多钱让孩子去上好大学。我还觉得妈妈不爱我,不舍得在我身上花钱。其实,上帝有祂的美意;直到后来,我也慢慢明白妈妈的爱!

 


又一个转折:重生

 

上大二的一天,我的朋友介绍我去教会。这是一个韩语的教会,因为我是朝鲜族人。刚开始,我觉得牧师在讲天方夜谭,在扯淡。但慢慢的,我感觉牧师说的好有道理。有一次,牧师布道的时候,在讲台讲到:“你说蟋蟀能活到冬天吗?”我说:“活不到,大概到秋天,天冷了,没有吃的,应该都死了。” 牧师又问:“那蟋蟀看不到冬天,那冬天就真的不存在吗?” 瞬间,我恍然大悟,也许我看到的不是全部,也许那位神真的存在。然后我就试着祷告,告诉祂我很痛苦,其实我每天都很痛苦,通过祷告、读经、做礼拜,我感觉到心里很得安慰,也慢慢喜乐起来。



于是,我开始每周去教堂,后来也接受了洗礼。在团契里到我从未感受到的温暖,即使在家人那里,我也没有感受过这种温暖。无知的我无论多莽撞无理,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冲着微笑,包容我,抱我,爱我。我当时年少无知,在教会中说韩语不懂得规避禁语,口无遮拦说了很多禁语。了解韩语文化的人都知道,说韩语禁语对人是很大的冒犯,这是人与人之间沟通很忌讳的事。而我是后来在工作中,更多学习韩语,了解韩国文化,才意识到的。等我明白过来之后,我才更深体会到教会弟兄姊妹是多么的接纳包容我。这是我这么长时间破碎痛苦的成长过程中,最最缺乏的东西。而这是这种接纳包容的温暖,让我的冰冷、伤痛甚至仇恨的心慢慢的融化,消解,被医治。

 


冬雪开始消融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个被医治的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就完成的,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刚开始坚持去教堂,是因为家的温暖。但过了几年信仰生活,我的内心还是非常孤独。即使去教堂的体验都很好,但只要我回到现实,内心无比的绝望,感觉没有爱,没有希望。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在我最美的年纪三十岁自杀,因为我对这个世界真的没有眷恋了。


但因为贪恋这种温暖,我一直坚持去教会,而我的生命慢慢的改变。刚开始上帝治好了我的精神上的痛苦,这个花了好几年,每次读完圣经都感觉自己轻松了很多,快乐了很多,慢慢把我的重担交给上帝。



有段时间,我常做噩梦。我就祷告,求神带领我,不要让我再做噩梦,不要再让撒旦操纵我的大脑;慢慢的,我开始不做噩梦了,性格也慢慢变得温柔起来。


我发现我自己心理是有问题的:经常扭曲事实,防备心特别重,总是先去怀疑别人,把别人想的很坏,有点迫害妄想症一样。但上帝光照我,其实在我的人生中有很多贵人。在我无力的时候,都是他们默默不求回报的帮助了我,只是被伤痛、仇恨蒙蔽了双眼,我并未曾察觉。


我跟妈妈之间的关系也慢慢的被修复。从小就离开妈妈,感觉是被妈妈遗弃了;虽然后来妈妈回到我身边,但我还是觉得妈妈不够爱我。一方面,妈妈不是温柔体贴的那种,而是像男人一样打拼、独立,讲原则说一是一的那种;另一方面,妈妈并不逼着我去上什么好的大学,就像姑妈家一样,我以为妈妈不肯为我花钱。在教会中感受到的接纳,让我能够敞开心,愿意用另外一种眼光来看待妈妈;并慢慢体会妈妈爱的方式跟别人不一样。她并不把自己的期待强加我的身上,反而让我能够去发现上帝在我身上那特别的恩赐。而且,妈妈也真的为我着想,费尽心思为我买房子,让我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家。


上帝还改变成长过程中带给我的对男人和家庭的扭曲的偏见。在我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单身的妈妈找到了她的另一半,那位先生是个很有修养很通情达理的人,不仅很会照顾我妈,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还特别为我着想。每次放暑假或寒假,工作后这些年这位先生都是很耐心的对我。他会给我打电话,对我嘘寒问暖,有时候,还会出其不意的为我准备小点心给我送过来。现在我觉得家庭生活很幸福:每年过节我们都会一起过,一起去旅行,一起去看场电影,一起去好吃的餐厅吃我爱吃的。虽然妈妈和叔叔都还没有信主,但神透过我生命的改变,正在向他们见证神的奇妙大爱。因着人的罪,经过十几年在破碎家庭中的痛苦、挣扎,上帝使我回到祂身边,获得真正的爱和幸福。



在一次教会青年团契聚会的时候,我们看一个视频。刚开始,是几位男士在唱赞美歌,但是嗓音非常美,感觉就是天使在赞美歌颂上帝的感觉。突然想到圣经里讲到,因为上帝的光辉,连天使都无法正视祂,用翅膀遮住眼睛,大唱:“Holy,Holy,Holly” 。我感觉视频上呈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画面。当时我就想在上帝面前他们就是领导者,这让我肃然起敬。我第一次真实的体会到,这才是真正的男人。我也才开始从内心尊重男人,深深体会到上帝创造男人,使他们成为家庭和社会的支柱和栋梁。或许,这是上帝在预备我的心接受我的另一半,好进入祂为我预备的婚姻;让我在婚姻中能够敬重丈夫,成为我丈夫的帮助和支持。

 


未来的路,继续交托

 

曾经的我,没有目标,对人生没有希望,只希望自己活到30岁,在最美的年纪自杀。但现在,自从我认识上帝以后,上帝教会我恢复与家人的关系,学会包容,学会理解,给了我意想不到的很多东西,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些可以交心的好的兄弟姐妹,交心的朋友,甚至物质上的充足,还有好的工作。


是上帝使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他救了我的命,让我重新找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如果我没有遇见他,我想现在的我在过一个180度完全不一样的糟糕的人生,也许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为此,我也愿意把我的生命奉献给祂,愿意一生忠于祂,跟随祂,在祂呼召我去的地方去服事祂和祂的教会。

 



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

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

(或作他所交托我的)

直到那日。

提摩太后书 1:12


作者简介:

赵相楠,1988年生,吉林人,后移民韩国,加入韩籍,2013年在山东大学毕业后,现在在杨凌上班,单身。


赞赏
阅读

上一篇:获奖征文•见证 | 我的家族救赎
下一篇:在黑暗中,为光见证——蔡苏娟的奇妙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