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获奖征文•见证 | 留学记

原创  2017-07-03 尛尛 投稿

证书-长印章4.jpg


这是一个从中国到美国的故事;这是一个从受人夸赞到极卑微,又在卑微里被神坚固和高举的故事;这是一个有一部分我愿意分享,而又有一部分我宁愿深藏在心底的故事。但是有些事,当我真的可以拿出来分享的时候,或许是因为,我真的可以放下了。


我一直是一个心气很高的姑娘,觉得巾帼不让须眉,女孩儿不应该比男孩子差。我努力学习,因为我要在一堆男生中去做那个No.1;我努力在操场上奔跑,因为我觉得就算是体育,我也不会输给男生。我努力的让自己变得优秀,去985、211的大学;去尝试主持,去参加运动会;破格当团支部书记,与年长我一级的学生会主席同事同席;保送研究生;又努力的想要出国闯一闯。我这个心比天高的姑娘,在准备出国的道路上第一次遇到了难题——英语。


我一直觉得自己头脑的构造更像一个男生,擅长逻辑推理,却常常对记忆的东西束手无策,或许,这只是我懒惰的一个借口和托词,只是最后的结果是,考了两次的托福,以71分和75分(满分120分)而结束。离我想要去的美国综合排名Top 50, 专业排名 Top 10的学校对托福的要求相距甚远。我这个从小在基督徒家庭长大的孩子,开始为着这个破烂不堪的英语成绩抱怨神。那时的我,虽然也责备自己的不努力,但似乎更把责任和过错推给了神。就像古装剧里面常常演的‘你对我不仁,就休怪我对你不义’,我开始对神展开一段怄气和较量。那是2011年的下半年,在我接二连三的受英语的打击后,我开始对神“报复”,我不去教会,不读经,不祷告,过着“三不”生活,当有教会的弟兄姐妹打电话邀请我去教会的时候,我说我很忙;当教会的弟兄姐妹关心的询问我的境况的时候,我说我很好。只是一连的几个月,我始终固执的不去教会,到后来,就算偶尔想去教会,也因为害怕面对教会弟兄姐妹关心的询问而作罢了。生活就这样持续着,我努力做科研;我仍然用我那个破英语去申请美国名校;我仍然戴着那个天之骄子,No.1的头衔生活着;我仍然受着同学的吹捧和老师的赞许。一切似乎都没有变,那么正常,也那么井然有序,然而在这平静有序的外在下,我深深的体会到了自己心里的不安和惶恐。只是,我仍然硬撑着这看似正常的一切,直到一个周六的晚上。


liuxue.jpg


那一夜,我梦到自己在黑暗中不断的往下掉,在那个巨大的黑暗里,我看不到边际,也看不到底,我只是一直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往下掉,我害怕极了,胡乱的舞动着四肢,试图去抓住一些什么,却又什么也抓不到。黑暗中的我突然想到了那个被称为“磐石、避难所、依靠者”的神,突然意识到自己离神好远好远,我已经看不到我的那个神了。我在万分惊恐中哭醒了,枕头上满是泪水,深夜里,我开始跪在床上,认罪悔改,我害怕极了那个无尽的黑暗,就像我当时的生活一样,我意识到自己是何等的需要神,那一个磐石和依靠者。第二天的周日,没有人催我,我却主动去了教会,那个久违的神的家。


托福的分数并没有因为我又开始去教会而提高,出国的申请似乎也没有什么进展。几乎所有的美国大学对国际学生都有英语的要求,托福基本都要在80分以上,更不要提好一点的学校了。我就这么干申请着,即使看起来没有什么希望,我仍然努力挣扎着。那时候,林书豪的见证很火,偶然的一次机会,我也看到了他的见证,他在进NBA之前有很长一段低迷的时期,直到后来他发现了他打球的意义,他意识到打球并不是为了赢,而是为了荣耀神。那个时候,还有一部非常感人的基督教电影《Facing the Giant》(《面对巨人》),影片中,一个橄榄球队教练在极度失意的时候,开始反省他的生活和他的球队,他开始把球队的目标从为了赢得比赛转向了为了荣耀神。他告诉他的队员,我们踢球是为了神,我们赢球的时候要赞美神,我们输球的时候仍然要赞美神。虽然电影都会有夸张的描述和美好的结局,这支本来很差的球队通过一步一步努力,最后拿到了州冠军。除去这些夸张和美好,那个教练和球队的改变给了我很大的触动,那一晚上,我开始问我自己“我生活的目的是什么?我努力出国的目的是什么?”


那一晚,我开口向神祷告“我的神,我明白了我努力的目的是为要去荣耀你,侍奉你;我想要去读博士学位,是因为我想在大学校园里服侍你;我想要出国,是为了可以得到一个博士学位。然而,无论怎样,你对我的生活都有你自己的计划,我不再强求出国,若是你让我出国读博士,请你自己给我开路;若是你对我有其他的计划,也求你给我平静安稳和顺服的心。”如此祷告之后,不安的心真的慢慢的放下了。按照电视剧情,这样的祷告之后应该马上给我一个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然而,事情并没有那么顺利的进行。相反的,第二天早上,我收到了来自UT Austin 大学的官方拒信。这所本来最有希望的大学(因为之前跟这所大学的教授视频面试过很多次,他非常喜欢我),居然在我祷告的第二天给了我官方的拒信。我给那个想要招我的教授发去邮件,他说他根本没有收到我的资料,他去研究生院查看之后才知道,是我的英语成绩太差了,资料在研究生院就被刷下来了,根本没到他手上,他问我要不要再考一下英语,春季的时候再申请?这样一个本来应该万分难过的事情,神却给了我平安,我平静的接受了这件事,并没有因此感到多大的失落。


当天下午,学院里的一个老师给我打电话,问我说,“记不记得之前来我们学校访问的WSU的那个教授Q,他问我你有没有申请他们学校?”其实,在我心中,因为WSU在美国的综合排名大概在120名左右,所以我嫌学校太差,根本就没有申请。但是,我并不能据实回答,便跟老师回复说,“因为我英语太差了,所以没有申请。”之后,那个老师又跟我打电话说“Q教授说,他可以给你申请免掉英语成绩,也可以给你提供全额的奖学金(免学费,并提供生活费),另外还可以给你申请一个系里的奖学金,大概两年给5000美金,你如果想要去的话,赶紧申请。”


t011b12c56336ea685b.jpg


我诧异于事情的发展,那个时候已经是2012年3月了,正常是2012年元旦之前应该完成申请,然后2012年2月开始发录取通知书(offer)或者拒信了,3月、4月是被称为offer季的,Q教授居然在这个时候问我要不要申请。那一瞬间,我犹豫了。Q教授确实给我提供了非常诱人的条件,免英语,全额奖学金,再加一个额外的奖学金,我应该为之所动的,然而,我仍然纠结于学校的综合排名。我静下来做了一个祷告,然后开始打电话给我爸爸,告诉他Q教授给我提供的诱人的条件和我心里对学校排名的顾虑。电话那头,爸爸跟我说,“女儿啊,你太骄傲了,你总觉得你应得更好地,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神已经给了你很多很多。神给你美丽的容貌,神给你很高的学历,现在Q教授也给你提供了不错的条件,你为什么还在挑学校,还觉得你应得更好地呢?你应该为着神给你的一切向神感恩”我愣住了,挂了电话之后反复思想着爸爸的这一番话。我一直为之骄傲的好学校和好成绩,爸爸说是神的恩典;我一直自诩的美貌和才华,爸爸说这是神的恩典。我犹豫着,也试着去接受,坦白的说,这很难。只是最后,我还是去了WSU,带着一颗不甘的心。


于是,我便这样开始了我的留学生涯,带着无法平复的不甘心。在美国的大学城里,我遇到了一个对国际学生特别有负担的美国老姊妹,我跟她分享我的不甘心,她柔声的告诉我说,“神不在乎你在哪个学校上学,他也不在乎你在哪里工作,他真正在乎的是你有没有在他里面成长。”我似懂非懂的点头,之后又反复的咀嚼老姊妹的这段话,觉得很在理,也常常拿来安慰和激励自己。只是,好不容易平复的心,却总会因为陌生人的一句“原来你是哈工大的呀?!好学校啊!怎么会来WSU呢?”而波涛汹涌,陷在无限的难过中无法自拔。我始终觉得来WSU是屈才了。


因为不喜欢Q教授的研究方向,我试图去跟Q教授交流,看看能不能帮我换一个研究方向,或者把我转成硕士毕业。朋友建议我找完下家再去找Q教授谈这件事,但是我觉得,拿着Q教授的钱,却花时间去找下家,实在不妥,便去找Q教授聊我的想法。一开始,Q教授说,“我没有其他的方向,我可以让你转成硕士,再给你一学期的资助,让你完成硕士学位。”哪知,Q教授说话不算话,过了一个周末就翻脸不认人,说,“你的研究和成绩太差,学校没有办法给你资助。”而那个时候,我的成绩单上基本上都是A。在一个陌生的国家,区区一个留学生根本没有能力跟教授抗衡,学校领导也不会为了一个留学生去跟教授翻脸,于是,我将面临没有收入,也没人给我交学费的境况。我试图去找其他的教授,但是Q教授从中作梗,使得我去找的教授都不愿意收我,其中一位教授委婉的跟我说,“有些人适合做研究,有些人并不适合,Q教授说你并不适合做研究,所以我没有办法收你。”那个时候,我站在那位美国教授的办公室里,手里拿着有好几篇文章,有两个专利的简历,已经不想再争论什么。我又试图去找其他专业或者其他学校的教授,不是要退休了,就是在休年假,总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出路,以前我为之骄傲的GPA(成绩)、论文和专利似乎都起不了作用了。摆在我面前的,似乎只有自费一学期或者休学两个选择了。


从小到大,第一次,我为钱犯愁。国际学生一学期的学费大概是1万4千美金,再加上保险,杂费,和生活费,半年就算是省吃俭用,怎么也得差不多2万美金。因为不想开口跟父母要这十几万人民币,而且心里也还是嫌弃WSU的排名太差,我开始考虑回国重新考英语,重新申请更好地学校。只是教会里的弟兄姐妹都劝我至少读完这一学期拿一个硕士学位,再考虑重新申请其它学校或者毕业找工作。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主动借钱给我应急,来支付那昂贵的学费。因为从小到大没有向别人借过钱,也因为心里那份骄傲,起初我根本不能够接受弟兄姐妹的帮忙,只是到最后的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才拿着弟兄姐妹借给我的1万美金和我自己攒下来的钱去交了学费,末了,还坚持给弟兄姐妹写了欠条。因为我始终坚守着心里那份摇摇欲坠的骄傲。


235110-16112014402669.jpg


我开始为着钱向神祷告。虽然明明知道跟神“交易”是不对的,我还是跟神祷告说,“神啊,你若是下学期给我TA(教学助理,是一种学校给你支付学费,又给你工资的半工半读式的工作),来缓解我当前的经济状况,我就开始每天读经祷告。”我如此祷告着,因为我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为了省下每个月的房租,我住到了教会的一个姐妹家里。姐妹一家人都是敬虔的基督徒,每天读经祷告,因为我都住在她家了,也只好跟着每天读经祷告。虽然我之前跟神“交易”说,如果他给我TA,我就每天读经祷告,但是,现在,虽然我还没拿到那个想要的TA,我也不得不跟着姐妹一家每天读经祷告了。虽然姐妹一家都对我很好,但我的心里仍充满了那种寄人篱下的落寞。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着,沉重的学习负担和经济负担日益消磨着我心里的傲气,我渐渐能够明白爸爸之前跟我讲的“不要觉得自己应得更好地,你所拥有的都是神给你的,要为着你所拥有的向神感恩”;每天的读经祷告也让我跟神慢慢的建立起良好的亲密关系。


有一天,我前室友突然联系我说,邮箱里收到一封给我的,来自WTS(Woman Transportation Scholarship,是美国的一个交通方向的国家级的奖学金,一次性奖励4000美金)的邮件,希望我有空的时候去拿一下。我怀着忐忑的心去拿邮件,忐忑,是因为我很明白那个奖学金是面对交通方向的全部女性,上至教授,下至工地的一个小员工,都可以去申请这个奖学金,我一个国际学生,凭什么可以得到?!然而,我心里又极其希望收到的邮件是告诉我我获得了那个奖学金。当我看到邮件首页的那个Congratulations(祝贺)的时候,我心里满是感恩。神没有按我跟他所“交易”的,等他给我TA之后,我再去读经祷告,而是给了我一个读经祷告的环境。而当我开始放下一切的目的,放下我那个“交易”每天去读经祷告亲近神的时候,他给了我额外的惊喜,超过我所求所想的。这样一个奖学金,不仅减轻了我经济上的负担,更给了我学习和科研上的肯定。当我从骄傲中被降到至卑,神却用他的方式给我肯定,又使我高升。之后不多久,我找到了一个教授,愿意收我做他的学生,给我提供TA的职位,又一步一步带领我熟悉那个领域。而弟兄姐妹借给我的那些钱,也在那之后的一年里还清了。


我的生活还在继续,也仍然会听到来自同学的羡慕和亲戚的赞许,也还是偶尔会被叫“学霸”,然而我心里却慢慢地褪去了那份骄傲。神曾在众人面前高举我,他也曾让我卑微到泥土里;他让我看到在他里面我拥有的一切,也让我看到在我自己里面我失去的一切。在这不长不短的几年里,神让我逐渐学习依靠神而非依靠自己,也让我学习谦卑感恩,而非骄傲自恃。未来的道路,我不知道会遇见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将会在哪里,然而现在的我,已经慢慢学会“处卑贱”而不自卑,“处丰盛”而不自恃,无论在什么环境中,都可以以一颗依靠神和感恩的心去生活。

                                           

2016.09.27

                       于 Pullman, WA, USA


========================

作者简介:出生于浙江的一个基督徒家庭,初中毕业受洗。分别于2010年和2012年获得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本科和硕士学位,现在在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WSU)攻读博士学位(2014年1月从土木工程学院转到材料和机械工程学院)。偶尔做些文字事工的服侍(如写作和翻译)和大学校园团契的服侍(主要针对国际学生)。




赞赏
阅读

上一篇:祂对我说“你不能……”
下一篇:获奖征文•见证 | 我本软弱,靠祂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