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原创】黑暗无法吞噬的亮光,患难无法击垮的盼望

原创  2017-12-04 邵丹 

正值花季的她,患上了罕见的视神经系统疾病;而她的妈妈,经历婚姻的不幸和女儿重疾的打击,她该如何面对以后的人生?母女俩的生活,又何去何从?


视频地址:http://v.qq.com/x/page/e05080vexil.html  


story171204.jpg


2007年,我唯一的女儿即将升入高中,但突如其来的一个消息如晴天霹雳,扰乱了我们原本平静的生活。


这对我来说是个绝望、致命的打击。我的心里很恐慌,很无助。我怕的是她的生命就这样渐渐地消失。如果单纯是眼睛看不见,有命在还好,但是这个病如果出现在脑干上,她的生命就会消失。


我的女儿文洁忽然患上了一种罕见的视神经系统疾病,双眼视神经萎缩。我只有带着她四处求医。


一边是躺在床上,眼睛渐渐看不到的,视力渐渐消失的女儿,另一边就是说我一次次拿着文洁的诊断结果跑其他医院,得到的却是同样答复的。当时我的心里真的就是用语言是无法描述的,那种痛苦、那种无奈,无助。


大量的激素,导致文洁的身体转向偏瘫,大年三十,我带着女儿回家。


在去北京之前,文洁是能走的,但最后出院的时候,文洁是瘫痪的状态,我们是用轮椅回来的。


我以为来到家里,能够得到一点安慰,但是我的丈夫在我离开家大半年的时间,刚回到家,就和我提出离婚。他在我面前的原因就是,这个女儿不是他亲生的,他让我把女儿给送走,送到爷爷奶奶家里去。


我以为我的眼泪已经干了,可是当时我的心又流泪了,我真的感觉到好委屈。


我的第一次婚姻,丈夫总是用暴力,第二任丈夫,我认为他的性格很好,我们不会发生什么,但没想到因着女儿的疾病,要离婚。


我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女儿她需要我。能支撑我走下去的,就是我的女儿,因为她还活着。


为了给女儿看病,我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离婚后,我知道还要继续独自面对昂贵的医药费。


我唯一的出路就是靠卖我自己身体上健康的器官,来给我的女儿筹集药费。我是妈妈,我没有选择,只要女儿活下来,我什么都愿意。


然而,电视台没有接受我的卖肾广告,但是把我们的状况,在当地做了报道,引起不少人的关注和帮助。


一天,一位姓吴的姊妹来到我们家,说:“你信耶稣吧,信了耶稣,你的女儿怎么好起来的,你都不知道。”我说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吗?那我就信吧!而那个时候我已经把以前的辅导班重新开起来了,虽然整天就是我一个人在忙里忙外,很累,但是心里有了主,有了神,很平安。


那时,我每天起早贪黑一边兼顾家里的辅导学生和小饭桌,一边照顾女儿。然而文洁突然连续多日高烧不退,医院直接下达病危通知。


看着文洁躺在病房里,鼻孔里戴着氧气罩昏迷不醒,我的心都碎了。我说神啊,救救我的女儿吧,人都说你是神,你是大有能力的神,求你的能力彰显在我女儿的身上吧,如果你能让我的女儿烧退了,我就信你!感谢神,当我这样祷告之后,我的心里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慌乱慌恐,反而有一种平安。我相信,我所深信的上帝,祂必医治我的女儿。


医院免费配了六个护理工,把我女儿文洁抬回了家里。由于她身体瘫痪没有知觉,30分钟左右就需要去看一看,摸一摸是不是尿湿了,翻一下身子等。所以第一次去教堂的时候,我对神是不放心的,因为没有人在她身边照顾文洁,我记得我跪在门口说,上帝,我要去教堂,去敬拜你,我说求你保守文洁。后来即便我身在教堂,我心还是在女儿身上。但是感谢主,奇妙的是,每次去教堂回来看到女儿,身下是干干的,回来女儿的表情也是很快乐的。如此,我的心就这样被神一点一点的吸引,直到我完全相信祂,相信祂就是我生命的主,是我们母女生命的主。


说来也是奇怪,回来的时候文洁烧真的退下来了。


回来不久,邵丹在电视中看到汶川大地震,当时的温家宝总理,鼓励大家不要放弃,这一幕深深的感动和温暖了邵丹的心,她将自己的遭遇写了一封信,寄给当时的温总理。


后来在公交车上,我偶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从电话里传出一个亲切的慈爱的声音,然后他问我,你是孙邵丹吗,然后又告诉我你居住在哪里哪里,然后说你给温家宝总理写的信,我收到了,我当时听了头就是好像嗡的一声,因为我没有想过这封信会真的被总理收到。他告诉我,他就是温家宝总理。温总理鼓励我,你要坚强,你是妈妈,你不能倒下,女儿需要你,所以我当时听了总理的话,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一个总理,能够对一个如此的渺小的我,能够有这么大的爱心,能够给我打这通电话,我的心好感动。


这通电话,因着女儿身体有疼痛,只得匆匆挂掉,虽然当地政府也有一些跟进,但是这个电话给了邵丹极大的鼓舞。


原本我觉得我们被世界离弃了,可是能够接到总理的电话,我觉得我还是幸运的、幸福的。总理他那么忙,日理万机,他能够惦念一个如此卑微的我,我觉得这都是上帝的恩典。


因为有上帝与我同在,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我觉得上帝都不会撇下我,不是我一个人在作战,而是上帝与我同在。祂一直在我们母女的生命中,所以我没有放弃的理由,我没有倒下去的理由,我要靠着爱我的上帝站起来,好好的去爱我的女儿。


第二年,女儿文洁又经历了一次更严重的瘫痪,这次是胸部以下没有知觉,而且一躺就是半年多。


我一直祷告,包括因为女儿高烧的时候,我祷告神,能够医治她,我愿意相信这位神。我相信上帝是信实的神,是怜悯的神,更是医治的神。我不再为明天所忧虑了,我把我和我女儿的一切都完完全全交托在这位上帝的手里。这位上帝透过医生的手,也透过祷告,在7个月之后的一天一个晚上,当这个医生给他进行日常的按摩针灸治疗之后,我们用尽力气来把着文洁,文洁加油,文洁就在这种状况下,慢慢的慢慢的,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


我开心的都流泪了!那真的是开心的泪水,我在心里说,我说上帝啊,你终于应允了我的祷告,你终于让我的女儿站起来了,感谢上帝!


女儿虽然眼睛失明,但是已经熟悉家里的环境,有简单的自理,甚至我不在家时可以独自下楼晒会儿太阳。而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微薄的薪水,可以持续母女俩的生活。


是耶稣拯救了我们母女,祂从死亡中把我们母女拯救出来。我女儿两次瘫痪在床,是上帝把我的女儿从瘫痪中让她能够站立起来,当我的丈夫离开我的时候,我是绝望的,但是上帝说,祂是孤儿的父,是寡妇的伸冤者,上帝是我们母女生命的主,更是我们的救世主,我们能够走出昨天,能够喜乐的活着,是上帝的恩典,是上帝大能的作为在我们母女生命中的,谢谢,感谢上帝。


赞赏
阅读

上一篇:【原创】感恩,就是在黑夜中依然选择歌唱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