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预览

从职场强人到全职妈妈,她如何克服各样的恐惧

2017-06-23 淑芬 今日佳音

导  语

从一个职场精英回归到全职妈妈,面临的挑战不仅是所做的事物,更是心里的落差。如何去调整自己的内心,如何去适应这样大的一个角色转变,这篇文章真实的分享了一位职场妈妈回归到全职妈妈的整个过程。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6年前,我是一家外商寿险公司的顶尖业务员,每天过着7-eleven的日子(早上7点起床后开始工作到晚上11点)。我完全陶醉在这样的生活中,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美丽又多金,常常上台接受表扬,享受舞台上的灯光与热情的掌声和欢呼。全省的业务同仁常常指定要我担任授课的讲师,加上一年至少两次的国外旅游,我真的很热爱我的工作,热爱到连大年初一都乐意到公司加班,整栋大楼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我想没有人比我更疯狂了!

 

  生活中只有一个小小麻烦,那就是每个星期五晚上,我得去姨妈家把我一岁半的女儿接回来,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然后在星期天迫不及待地把她送回去,好让我自己松一口气!

 

  有一天,我送女儿回姨妈家,要走的时候她正在玩玩具,我跟她说bye bye,她却头也不回的继续玩玩具,一点也不像其他小孩会哭着抱住妈妈的大腿,不让妈妈离开。老实说,当时我真的有点失落,我先生看在眼里,就抱怨说我实在太不像个妈了!

 

  从此,我先生就开始要我考虑回家带孩子(当时觉得他很愚昧,现在觉得他很睿智),我非常的不服气,我认为就算真的要有人回家,应该是收入比较少的先生回家才对,为什么「牺牲」的人要是我?后来,先生越来越坚持要我回家,他的理由是「你是孩子的妈呀!」、「你赚再多钱也弥补不了亲子关系的生疏!」,软硬兼施的结果,我终于“屈服”(当时还不是顺服),愿意回家带孩子了。

 

  同事们听说我要离职,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提辞呈的那一天,我的老板一见我劈头便说:「你疯啦!你的薪水可以请十个菲佣没问题,干嘛这么想不开要回家当黄脸婆?我保证你三个月就会疯掉!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千万不要笨到放弃,你的孩子不是给自己的姨妈带吗?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感谢主赐给我力量,让我在当时没有被世界的价值观捆绑,最后我还是坚定地离开职场了。

挫败的全职妈妈

回家后,我并没有开始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面对一个一岁半牙牙学语的娃儿,要跟她说什么好呢?不知道!三餐要给她吃什么?没概念!白天时间这么长,要做什么好咧?真的蛮无聊的!她蹲在那里呜呜地哭,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确定!哎哟,怎么比客户还难搞,我看不用三个月,一个星期我就疯了!

 

  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一段时间,失去灯光与舞台的我终于生病了,难得感冒的我却得了重感冒,每天咳得死去活来,还要照顾孩子,又怕传染给她,一时不禁怨从中来。有一天早晨,我走到女儿的床旁,轻轻叫醒她,那天我依旧咳得厉害,没想到这小人儿听见我咳嗽,竟从床上爬起来抱住我,用她的小手在我背上为我拍痰,我立刻留下两行热泪,紧紧地搂着这个小宝贝,我的心全被这孩子给融化了!从此,我才开始享受陪伴孩子的乐趣!

 

  毕竟我是一个「新手妈妈」,什么都得从头学起,加上在家常闷得慌,需要有人聊聊,于是我祷告主带领我参加一个成长团体,主真是爱我,祂很快便垂听了我的祷告,有一天我在佳音广播电台收听到冯姐的节目,得知有妈妈小组这样的团体,于是我便参加中国学员传道会的妈妈小组,这些年来,在小组中,我要说我真的是获益良多。

克服财务恐惧

离开职场后,家中的经济立刻面临一年少二、三百万(台币)收入的现实压力,加上手边还有一些债务,而先生只是一个小小的业务主任,收入也不固定,刚开始真的常常担心钱从哪里来?回家的第一年,我每天都要抱着圣经才能安心过活,我常跟主耍赖说:「主啊,祢不是叫我不要忧虑吃什么?喝什么吗?祢不是说我需要的一切祢都知道吗?我现在已经听先生的话回家带孩子了,这应该也算先求祢的国和祢的义了吧,你可别忘了要把好东西天天加给我喔!」我们的主真是信实的,一年、二年、三年到现在六年过去了,我们一年比一年富足,过去我的年收入二、三百万却嫌不够用,如今先生一个人赚钱,我们可以做十一奉献却仍然有余!

  六年来,主在我们夫妻俩身上动工,以前我先生常说我最会「败家」,又说我「花钱如流水,金山银山都养不活我」,如今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菜市场里挑表皮有擦伤而便宜卖的水果,或是挑战自己用100元做出丰盛营养的晚餐。以前凡事我都有意见,而且先生得一切听我的,现在我常跟别人开玩笑说,在我们家我只能决定今天晚餐要吃什么。虽然如此,我却觉得生活比以前更踏实、更幸福也更享受。

 

  而我的先生,以前我嫌他职位低、赚的钱少、能力不够…,好像什么都不行,自从我回家后,一切权力回归「中央」,总统、行政院长与财政部长都他一个人当,责任一下子变重了,压力也变大了,可是他却因此更加抓住主、仰望主,主也在这个过程中带领他、提升他、教育他、扩张他。我的先生在工作上越来越作首不作尾,居上不居下,遇到任何事情也勇于决定、敢于负责。以前我觉得他真是「顽梗」,都不听我的指挥,我告诉他这件事要这样做,那件事要那样做,他听都不听,还常常故意跟我唱反调,为反对而反对。现在,我终于知道以前我是多么「跋扈」,手揽大权的结果是弄得自己精疲力竭,又常事与愿违,还埋怨先生不长进。奉劝诸位智慧妇人,快快下放权力,把丈夫应有的权柄还给他,如此一来,必定很快就能享受在地如同在天的生活。如今,先生不再是我眼中的「废料」,而是我心目中的偶像、英雄、superman!

在小组中成长

这些年来在学园的妈妈小组中,除了认识许多好姐妹们,最大的成长还是得以认识圣经真理并且操练运用在生活中,我觉得自己有以下几方面的收获:


1.更谦卑柔和:


以往在职场上,平常只自个儿顾自个儿的事,也不太在意同事间的相处,同事间有的常常只是暗地里的竞争,别人的需要好像跟我没啥关系。可是在小组中,看见大家把别人的需要看成自己的需要,彼此互相代祷与扶持。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刚参加小组时,有一次有一个姐妹分享到伤心处,眼泪不停的流,旁边竟然有好几个姐妹都陪着她流泪,有的帮忙拿面纸,有的过去拥抱她,大伙儿忙成一团,接着又奋力地为她祷告。我在旁边看的不知所措,此时,我才看见自己过去是如何地骄傲,眼中只有自己,没有别人。在小组中,我看见什么叫彼此相爱,我也学习到生命的满足在于付出关怀,以生命影响生命。

 

2.更敬重、顺服先生:


我本来就是喜欢阅读的人,以前只要看到喜欢的书,即使当下没时间看,我也都会先把书买下来留着慢慢看。当了全职妈妈后,先生最受不了的就是我常常先斩后奏刷卡买好几万(台币)的套书给孩子,因为我没有收入,最后当然通通给他付啰!我们夫妻常为此起争执,他认为我乱花钱,我则认为他小气、不重视孩子的教育。当我把问题带到小组时,神不断透过话语让我了解祂要我做的只有敬重和顺服丈夫,祂也应允我会经历祂的信实。终于在去年,我将先生为我办的附卡还给他,并告诉他以后要买任何东西,我都会先征求他的同意,不会再擅自做主了。先生听了非常高兴,上帝也同时给我智慧,让我学习把钱变得「更大」、更好运用。没想到,到了年底,先生打开电脑让我看他的年度预算表,他竟为全家人的置装、度假、孩子的购书、房子的整修…都拨了预算,还给我一笔不小的「年终奖金」哩!感谢赞美主,顺服带来祝福!

 

3.从容的亲子教养:

我的大女儿今年已经读小学二年级了,从上小学开始,我就担任她们班的故事妈妈召集人,我发现现在的母亲有很多是非常焦虑的,她们忙着赚钱或省钱送孩子去学这个学那个,忙着买一堆的自修与评量来给孩子写,忙着为孩子做这个做那个,弄得自己很累,孩子也很有压力。我女儿在班上最要好的同学,每周除了上学外,还要上跳舞课、英文课、学吹笛、参加管弦乐团,但我却常常听到这位同学的妈妈说她的女儿这个不够好、那个不够好。

 

  还有一位同学的妈妈,有一次很紧张地拉着我问,她还需要买什么书给她的小孩读,但当我与她聊完后,我发现她的孩子实在已经读了非常多的书,才小学二年级就已经可以用英语表演戏剧,也能直接观赏外国影片并用英语讨论。

 

  相较于我女儿,我觉得这两位同学的能力实在是太优秀了!可是我怎么看我女儿,就觉得我女儿怎么的好……当其他的家长来问我在家是如何教孩子的,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方法,只是给予她们时间,让她们自然而然地成长,即使孩子有不完美的地方,我也愿意接纳她们,给她们时间去成长,毕竟孩子是慢慢养大的,何必硬要强拉树苗呢?

 

  在小组的真理造就中,我知道孩子一生最重要的是安全感、健全的自我形象、正确的价值观及与神美好的关系,所以我觉得我养孩子是很从容、很轻省的,我知道上帝在孩子的身上有美好的旨意,我只要与神配合就好,神岂不亲手栽培祂要用的人吗?神岂不将最适合的资源给祂所爱的儿女吗?

战胜忧郁症

我的先生很喜欢小孩,所以我的二女儿是他祷告很久才有的,上帝给了我的小女儿很坚毅的个性,所以每天晚上她可以连续哭7~8个小时不妥协。坐月子的时候,我晚上被吵得不能睡,到了白天姨妈和舅妈分别在早上和下午来送餐和帮孩子洗澡,等到月子坐完了,我也有两个星期没睡了!一天早晨,我睁开双眼,发现疲累与沮丧排山倒海地袭来,接下来的日子,我的情绪低到谷底,就如同丢了拐杖而无法站立的小儿麻痹患者,怎么也拉不上来,经过诊断后,医生说我得了「产后忧郁症」!

 

  在病情最糟的时候,我在生理上有心悸、心绞痛、盗冷汗、劳累、背痛、关节痛、无食欲、体重暴跌、失眠等症状,做了各项检查医生都说正常;心理上则有极度沮丧、哭泣、忧虑、注意力无法集中、健忘、紧张、恐慌、焦虑、罪恶感、想自杀等状况。我每天像行尸走肉般在家里晃来晃去,没有办法做家事,最让人伤心的是,我想读儿童绘本给女儿听,却连读一句都没有办法,我完全崩溃了,不知道自己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虽在苦难中,但上帝依旧透过各种管道对我说话,所以我很快就决定不要逃避,积极地接受医学治疗。因为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在试药的过程中,真是吃尽苦头,有一种药我吃了以后双手会不由自主地发抖,另一种药吃后脑内有放电的感觉,好像随时脑袋都要炸开一样,有些药让人口干舌燥,有些药则是让人昏昏欲睡却又睡不着!当时,每天都好怕看见第二天的太阳,因为不知道明天要怎么熬过去,我甚至还祷告主让我在睡梦中死去算了!(还好上帝慈悲恩典,没有理睬我)。好不容易找到适合的药,却又因体质敏感,在减药的过程中非常辛苦,为此医生还笑称我是「金枝玉叶」,让我哭笑不得。

 

  有一天晨更的时候,上帝透过圣经列王记下二十章第5节对我说:我听见了你的祷告,看见了你的眼泪,我必医治你。我就感谢赞美主,因为知道祂未曾离开我,我也知道祂的应许永不落空。

 

  在生病的过程中,上帝除了透过药物医治我以外,上帝也亲自医治我的心灵,好几次在祷告中,上帝让我看见过去生命中的破口,这包括从原生家庭来的伤害所造成的不安全感、年少时感情的伤痛、成长中的挫败、大大小小的犯罪…等,上帝一次又一次地说,这一切都涂抹遮盖了,这一切的锁链都断开了,再没有可以捆绑我的了。

 

  有时药物也有失灵的时候,这时就需要更加倚靠主了,如果服了安眠药仍睡不着,我就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这时我会听一些诗歌音乐或是讲道集,好让自己依旧可以休息却不会胡思乱想,同时神的话语也会带给我正面积极的力量。如果看见外面出了太阳(尤其是冬天),就算再不想、不敢出门,我也要祷告主赐我勇气与力量,请祂陪我到外头去散散步、晒晒太阳。此外,我又在饮食上特别注意,同时在病情渐渐好转后养成固定运动的习惯。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我求上帝给我足够的恩典,让我能照顾她们,感谢主,很快地我便可以早上起床做早餐给孩子吃,也可以送姐姐去上学。常常在祷告中,圣灵便充满浇灌我,让我全身暖暖的,疼痛的地方就舒服多了。

 

  刚开始生病时,我会觉得很丢脸,尤其是传统上都认为去看精神科医师的人是疯子,每次到医院都怕会碰见熟人,社交上也显得退缩,深怕别人察觉我有病而轻看我。但是上帝让我了解,在基督里我是独特的无价之宝,或许我有着忧郁的体质,但那并不影响神对我的爱,现在我完全接纳自己、不定罪自己,我相信神是赐平安的神,一切有祂的美意,忧郁症的病患不是他人的负担,忧郁症的病患也能成为别人的祝福。

 

  治疗两年后,我完全停用所有的药物,虽然去年年底在没有任何肇因下又再度复发,但是我一点也不气馁,而且恢复得很快,因为我知道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


来源:信仰的力量


阅读

上一篇:职场一时,基督徒一世
下一篇:要忍耐你多久?—— 关于团队搭配的小故事和大道理